"Our integrity sells for so little,
but it is all we really have."

【瓶邪】诡话连篇·卷二:暗夜呢喃|玖:飞升(1/3)

卷一:00~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16 17 新春番外

 卷二:00~01  02  03  04  05  06  07 08 

说一下……我电脑坏了,里边存的稿子只拿了一部分出来(吐血),今天暂且先更个1/3[允悲...

谢谢我fin!今天让我当一回处女座23333!

16n

霍格沃茨PARO~

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瓶X拉文克劳学生邪~

QAQ阿豹8……月的生贺……(大拖延家)

【瓶邪】诡话连篇·卷二:暗夜呢喃|捌:在栈道上

卷一:00~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16 17 新春番外

卷二:00~01 02 03 04 05 06 07

  • 捌:在栈道上

(一)              ...

【瓶邪】诡话连篇·卷二:暗夜呢喃|柒:天坑

卷一:00~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16 17 新春番外

卷二:00~01 02 03 04 05 06

  • 柒:天坑

(一)

水泡咕嘟咕嘟冒了一会儿,从底下“哗啦”钻出一个人来。我一看,可不是胖子么。

“怎么样?”

我看他神色如常,感觉底下大约不会有什么棘手的东西。不料胖子却把脸一抹道:“讲不清。”...

【瓶邪】共振

晚点的七夕残疾车,这篇算是Cyberpunk(赛博朋克)的世界观,有私设。

不可描述的情节走链接。

私设,BUG和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作。


离电子阅览室不远的地方有一块水池,露天敞开着,散发出一股消毒水的气味,所有要进入内室的人都需要从水池里趟过去,以经历第一次消毒过程。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对这个地方来说,还会有很多次;余下的次数大多都在那条通往内室的长廊里度过,每当吴邪从水池里湿漉漉地爬出来时,他的身躯很快就会被长廊里的某种装置风干——接下来第二三四五次消毒过程就开始了。长廊总是很暗,消毒水的味道总是挥散不去,吴邪并不喜欢这种感受,但他有时会享受那种在黑暗里摸索的感觉,而...

【瓶邪】Opera Ⅱ

私设,BUG和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作。

致817。

BGM

  • Act Ⅰ

雨村的冬天温度并不低,只是湿冷得可怕。前天夜里头下了场雨夹雪,睡在床上听不见声音,却让人觉得整间屋子都像个池塘似的,凉意如同细小的游鱼,一条条地从寝具的缝隙里钻进去,就连做的梦,好像也变得凉飕飕的。

吴邪在床上翻了半夜,开头横竖是睡不着,翻到四更天才朦朦胧胧地躺过去。他的直觉向来很准,在被那睡意侵袭之前,他觉得似乎有什么就要发生了。这种朦胧而古怪的直觉一直延续到了第二天上午。他醒来的时候,外边的雨已经停了。在他的印象中,冬天的雨和太阳一样都不能长久,唯有凉意是长久的。

叫醒他的是敲门声。他走...

【瓶邪】寻秦记(三~四)

前:01~02

  • 03

“且南边的香炉,五两三钱。”

“你放屁!”汉子听罢,“砰”一声将茶杯掷在桌上,“小破炉子,怎敢要我这些钱?你当胖爷好糊弄?”

“我哪儿糊弄您了,”吴邪摆摆手,在算盘上重新拨弄了一翻,“宣德的炉,汝窑的碟,看在您跟我面善的份儿上,这样,给您打个折,整五两。”

“一文都没有!”那胖子听罢,屈身坐回原处,觑着张起灵道:“这小哥也砸了东西,你怎么不让他赔?”

“非也,不是我不让他赔,是我二叔有求于他,赔钱的事儿,须看他要做什么。如若能相互抵消,那就不用;不能的话,自然有不能的办法。”

吴邪讲罢,下意识朝张起灵看了看。张起灵正对着户外发呆,忽然被点了名字...

【雕铃】别赋

内有一台独轮车……

神雕X金铃索这个CP的tag“雕铃”是我自己想的,因为这两个字能够代表他们二位。看了一下LFT还没有这个tag……那就让我来开路吧!神雕和金铃索都是金庸《神雕侠侣》里的设定,分别与杨过和小龙女有关。这篇随手摸出的文里所有梗都来自《神雕侠侣》。

私设,BUG和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作。

标题没什么特别含义,因为杨过的“黯然销魂掌”应该是来自江淹《别赋》里的那句“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故而随手取名。

神啊,赐我一张神雕吧……

0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少年吟罢了长短句,无意抬头,闻得头上有窸窸窣窣的...

【瓶邪】寻秦记(一~二)

民国背景,两个人盗个墓谈个恋爱,没了。

私设,BUG和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作。

  • 01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正是应景之时,一切景语皆情语,可他脑海中却倏然又想起前年念叨的一句“天涯何处无芳草”来,当真是意到理不到,嘴角也渐渐浮现出一丝颇有自嘲意味的苦笑。

他这种年纪的人,本是不该苦笑的。

“飞光,飞光,劝你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食熊则肥,食蛙则瘦。”

他本倒骑在自己那匹畜生上,刚唱了几句,就听见身后有人喝到:“站住!”

来者不善。

他吸了口气,慢慢侧过身,果真在谷口望见了一群汉子。他自左而右地将那群汉子数了一...

【瓶邪】诡话连篇·卷二:暗夜呢喃|陆:在幽暗的水底(下)

卷一:00~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16 17 新春番外

 卷二:00~01 02 03 04 05 

  • 陆:在幽暗的水底(下)

(一)

“一样的?”胖子直起身,在四周转了一圈。过了片刻他才一屁股坐在石头上:“不一样,妈的,眼睛花了。”

不能怪他眼花,昨晚我们在这个空间里的时候周围都是黑黢黢的,...

© 香从何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