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乡杂感

我第一次离家是快十年前的事情,为的是求学。

那年我十五岁。从一个地级市坐高铁去了大城市,跟同学吃住在一起,周围有很多人说着我听不懂的方言。新鲜感很快就过去,随之而来的忧郁和难过。我用很多方式去表达对家乡的思念,但没有一种方式可以让我把它们宣之于口。

我那时也常常感觉到,我的家里人跟其他人的家里人,大约是很不一样的。我们独立,但又彼此孤立,很少给对方打电话,即使有血缘之亲也不例外。我的家族好生男孩,从小的教育是“不许哭”。我是我这辈里唯一的女性,我受到的教育也跟其他成员类似——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不许哭。

我那时候想家想得厉害,但是不太好意思给家里人打电话,也就是因为如此了。

高一的第一年...

【王乔】此间的少年(47)

前:01~03 04~06 07~09 10~12 13~15 16~18 19~21 22~24 25~27 28~30 31~33 34~36 37~39 40~42 43~45 46

发现还有一章存稿,趁着过节发了,眼看就要突破50章大关,这文断断续续写了一年到现在差不多还剩一半左右的剧情。我不知道这里还有多少读者,先祝追文的诸位节日快乐吧。

  • 47

“比赛的意义是什么?”

“获得胜利?跟队友庆祝?不,不仅仅是那样……”...

三次元有事,要请个长假,更新暂缓,勿念。

【王乔】Secret of Your Heart 心之秘

心之轨迹:心之序 心之形 心之音 心之光

当初说好搞几个短篇的,没想到越写越长(手动再见)

老娘一定可以完结的(。

  • Secret of Your Heart 心之秘

喻文州、黄少天、张新杰、肖时钦、楚云秀、苏沐橙……李轩。

望着屏幕上一长串的宋体字,方士谦那张绷了太久的脸难得地露出笑意。

这群小朋友们,以后都会很有出息的。

如果要问在那个年代,还有谁的出现能与第三赛季魔术师的横空出世相提并论,大部分的玩家恐怕都会异口同声地提起一个词,一个被赋予群体的名词——“黄金一代”。

他放下鼠标,揉了揉眉心,从机房里钻出去。夏休期的B市热得吓人,以至...

【瓶邪】滚滚红尘(21~24/完结)

前:01~05 06~10 11~15 16~20

  • 21

吴邪大半个身子都被勾连着倒在血泊里,他的右腿被打中了,火辣辣的疼痛炙烤着他的神经,也让他清醒地意识到了一点:他还没死。
他没死,可他周围,那些勾着他倒下去的青年们都不再动了,这些人前几分钟还跟他一起唱过歌,他隐约觉得自己的命是这些人换回来的,所以只有他活着。
周围的枪击声还在继续,跟炮火声交织一处。他半倚着身子,良久才听见身旁的低呼:“吴邪、吴邪……”
他不能动,趴在地上晃了晃神,认出这是解雨臣的声音。
“你他娘的还活着吗?”解雨臣又问道。
“我没死。”
对方舒了口气,不久,语气又紧起来:“结巴子被打中了...

【瓶邪】滚滚红尘(16~20)

前:01~05 06~10 11~15

  • 16

立夏刚过,我在北京见到了霍秀秀和她的丈夫解雨臣。彼时他们正在做馒头,来开门的是他们的儿子,比我稍微小一点,不过也长到了能帮家长接待客人的地步了。
霍秀秀今年七十岁了,人很活泼,脑后结了一个鹤髻,头发还没有白完,解雨臣的头发倒是全白了。他对此很苦恼,手边总是备着一大罐拌了砂糖的黑芝麻,时刻都想着把黑头发吃回来。
听说我的来意,霍秀秀的神色迟疑了一下。这多少叫我有些紧张,担心她会拒绝我。好在她没有,只是神色郑重地问我:“你要把这些事情写出去吗?告诉谁?”
“我只是想知道,并不打算写出去。”我告诉她。她终于满意地点点头,给我削...

【瓶邪】滚滚红尘(06~10)

前:01~05

  • 06

自张起灵把吴邪背回来以后,胖子也好,凉师爷也好,奄奄一息的王盟也罢,加上张起灵和吴邪自己在内,五个人之间开始弥漫出一股异常沉默的氛围。有些词汇被刻意地压低在喉咙里,另一些词汇则会被一而再地提起来,于口头上或者心眼上。
离新年没几天,雪不再下了,只是天气冷得比以前还要厉害,五个人想了想,干脆把子弹里的火药弄出来当燃料。
“当兵的没枪子儿还打什么仗呐。”一顿弹药拆下来,胖子把话给嘀咕了百十来遍;一翻他的脚底,拆下来的却比别人都多。
凉师爷近来也把他琢磨透了,胆子比以往大些,笑嘻嘻地调侃他:
“我看您这拆子弹的功夫可好。”
“去去去,少拍老子的马屁。”胖子瞪了他一回,“你怎...

【瓶邪】滚滚红尘(01~05)

被提问pick了一下,想到补修完后的内容好像还没发过……那就完整发一下吧。原文完结于2017年清明,修改于……不太确定是什么时候,这文我后来改了很多次,也许今后有空还会再改吧。主线剧情没有大动就是了,看过的朋友可以无视。

非原作向背景,私设,bug和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作。

滚滚红尘/Kuencar

  • 01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的最后一晚,我的母亲围着围裙,站在灶台旁边,预备煮饺子。雪在窗外头下得很紧,人走上去,一步就能踩出十几厘厚的脚印来。风也刮得很紧,不断地把雪粒子吹打在窗玻璃上,砸得噼里啪啦响。
“都下雪了。”母亲背朝着我剁馅,“人家该不来了吧。你赶紧把桌上收一收,等...

【瓶邪】寻秦记(07)

前:01 02 03 04 05 06

本章开始我想试试看POV的写法。

  • 07

阿香道完,吴邪兀自慌了神,面上充血,口中只道:“这、这……”

“阿哥莫要怕,世间万物,终有常理。非常之人便走非常之道,老婆子看你面相,大约你与张爷还有段奇遇,只是这奇遇到底能不能成,则未必说得好。常言道‘好事多磨’,磨个千难万难,坏茬儿也得磨成好了,这全看你的造化。”

她娓娓道完,吴邪方知她话里有话,遂低头思就了一翻,抬头又要问,那婆子人却不见了。

“这……”他心下里只道古怪,站起来在游廊内来来回回走了几趟,不见人影。耳边只余戏台上几声唱响,于...

【王乔】此间的少年(46)

前:01~03 04~06 07~09 10~12 13~15 16~18 19~21 22~24 25~27 28~30 31~33 34~36 37~39 40~42 43~45 

连载重开了我就再预警一下,原作向背景,有轻微高→乔,没有修罗场。私设,bug和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作。

  • 46

近两个月来的联盟内一片风平浪静,各家都打得中规中矩,形式一片平稳,以致于半点可称得上有竞争色彩的东西都没出现,直到新嘉世队内拆伙...

"Und lieber verzweifelt,als daß ihr euch ergebt."

© Out of Himalay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