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ewt/ABO】Timeless(IX)

前:01 02 03 04 05 06 07 08

第九章

晚饭时忒修斯的目光从两个有说有笑的神奇动物研究家们之间不友善地掠过了若干次,而纽特对他的审视则摆出了显而易见的漠视的态度。凭着若干年的相处经验,和曾经缔结过的深刻的关系,忒修斯从他的身上察觉到了一丝难得的怒意。

他的Omega在对他生气。

他或许可以找我谈谈。他把玩着马甲内袋里的银色怀表,无视了壁炉前那两个从晚饭前一直聊到晚饭结束还没有分开的青年们,默然压抑着心中的醋火。

午夜前他的房门果然被敲响了,来者在他的预料之中。

“阿尔忒弥斯,”他靠在门边上,一...

【Thesewt/ABO】Timeless(VIII)

前:01 02 03 04 05 06 07

第八章

(手贱不小心把之前的PO删了,傻逼兮兮地重发。我只是改动了一下原先的“时时刻刻”这个标题,内容都没变,看过的朋友可以无视这章。)

1916年8月27日,接连下了一周的雨后,普里皮亚季河【1】的水位上涨了整整一英尺。从校场到指挥部的路变得更不好走了,等年轻人走到指挥部的大门口时,他的裤脚已经沾满了泥水。

那是个中等身材的年轻人,长着一头褐色的卷发,头上戴着一只旧了的麂皮帽子,两只深绿色的眼睛警惕地四处张望着。不一会儿,他看准了四下无人,偷偷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支魔杖。

这是个魔...

【Thesewt/ABO】Timeless(VII)

前:01 02 03 04 05 06

第七章

此处点我阅读


“纽特,你还好吗?”

男人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随手把房门关上,“妈妈说你发烧了……”

他说完,在少年的身畔跪坐下来,轻轻揽过Omega纤瘦的腰身。纽特滚热的体温让他呆滞了片刻。

“抱歉……我昨晚太……兴奋了……”他愧疚地从背后抱住纽特,亲吻Omega的颈后,“我应该克制一点的,但是……但是,你太迷人了……”

想起昨夜的疯狂情事,忒修斯的呼吸声微微重了起来,他的手在Omega的腰侧力道适中地揉捏着,低下头吮吻弟弟白净的颈侧。也许是因为怕冷的关系,纽特今天穿着高领灯芯绒...

【Thesewt/ABO】Timeless(VI)

前:01 02 03 04 05

第六章

纽特再度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里有一道不明显的齿痕,经过一夜的修复后,已经变成了乳白色。

那是他的Alpha给他留下的痕迹。

他把衬衫的纽扣系到了最顶上,人有点出神。这是他发情期刚结束的第二天,一切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忒修斯已经去上班了,他则得去学校;身体已经不再发热,可总有些地方似乎不对。

想到这里,他吞了一口口水,左手不自觉地撑在浴室的镜子上,右手悄然向下,按在自己的下腹上。

梅林啊,绝不会是——

不会的。

他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同时又不免在心里埋怨起忒修斯来。他这个年纪的Omega生孕率并不高,...

【Thesewt/ABO】Timeless(V)

前:01 02 03 04

第五章

“纽特·斯卡曼德先生,”戴着眼镜、上了年纪的男人朝面前脸色苍白的青年抬了抬眼皮,“你还记得自己上一次发情是什么时候吗?”

“我……”青年半低着头,余光不安地瞥见坐在墙角、面色不善的奥罗,“可能……是,上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吧。”

“可能?”男人皱起眉。

“不然就是第二个……”

“那么这个月呢?”

“……唔,还没来……”

“到现在也还没来吗?”男人的眉头明显拧了起来。

“是……”

纽特面无血色地咬紧下唇,双手十指紧紧绞缠在一块儿。

“那么,我得再多问你一个问题了,”男人伸出食指抬了一下眼镜,“你的...

【Thesewt/ABO】Timeless(III)

前:01 02

第三章

车尔尼雪夫斯基逝世的那一年,忒修斯·斯卡曼德出生于英格兰。

为自由之神所悲泣着的歌者消失了,他把自己的桂冠留在世上【1】。

忒拜王拉伊奥斯没有子嗣,他从自己的王宫到特尔斐,询问阿波罗自己是否会绝嗣。阿波罗答应给他一个儿子,但预言他会死在自己的儿子手中。于是,当自己的妻子伊娥卡斯忒生下儿子后,拉伊奥斯用钉子刺穿婴儿的脚掌,将其弃掷在喀泰戎山上。拉伊奥斯的仆人可怜这孩子,把他交给科任托斯的波吕珀斯王和他的王后抚养。彼时无人知晓那孩子是背负阿波罗预言的俄狄浦斯王。

宴饮致醉的客人朝托养的太子吐露真相,告诉俄狄浦斯他并非国王和王后的亲生儿子。俄...

【Thesewt/ABO】Timeless(II)

前:01

第二章

英格兰的魔法部坐落在莱斯特广场的西部,与查令街遥遥相对,一大半建筑物都埋于地下。忒修斯·斯卡曼德从查令街东面的街灯小径下逆着一大片人群慢悠悠地走来,颀长而高大的背影显出一种不同寻常的颓靡。走到魔法部的大门口,他对着门上铁铸的标志拧了拧眉,苍白而英俊的脸上登时流露出不加掩饰的漠然来。

即便如此,在真正进入魔法部司长的办公室大门前,他还是在门口的铜镜边上理了理衣领和袖口,稍稍施了点法术让沾了些泥点的裤脚恢复如新。然而他依然觉得自己的脸颊被吹得皱巴巴的,活像腌过的柿子。要是司长的召令来得不那么突然,他更想在家里洗个澡,把自己打理一下再过来。

不过他知道自己现在...

【Thesewt/ABO】Adios Apollo

原作向ABO,PWP一发完,但老实说这个PWP有点意识流……

*“Adios Apollo”,这个标题源自“Adios Nonino(再会,诺尼诺)”,是作曲家皮亚佐拉听闻自己的父亲去世时所作的,送给父亲的Tango,之后它时常被当作告别的象征。

可以戳这里听听看:Adios Nonino-Astor Piazzolla(务必要听到4'以后)

Adios Apollo

 “Theseus,我是Newt。”

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嗓音低缓而柔和,他在高烧中醒来,隐约嗅见在黑嵟暗中弥漫的、潮嵟湿而温热的紫藤花香气。刹那间,他本该头痛欲裂的脑袋里舒服地漾出一道阴影,它将他沉重的四...

【Thesewt/ABO】Timeless(I)

原作向ABO,私设,bug和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作。

第一章

风声再一次从这片无生机的土地上穿行而过,灰尘在冥迷的晨霭中就势翻腾起来。

忒修斯·斯卡曼德从那张狭窄的帆布床上醒来,嗅见空气中弥漫的那股发酵似的受潮面粉的味道,似乎有什么人把行军干粮配发的热可可给冲开了。Alpha的天性让他对气味异常敏感,此外,一些嘈杂声,也在同时夹杂着各地的方言和俚语纷纷涌入他的脑海。起床前他偏了一下脑袋,颇有些意外地听见了中士对他的招呼声:

“斯卡曼德。”

直到坐直身子,他才看见中士正往小腿上绑着绷带。

“你受伤了?”他的口音还夹着一点含混。

“不。”中士简短地答道。斯卡曼...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 Out of Himalay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