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前段时间太忙导致本宣拖了很久,实在是非常抱歉。这回给出的是正式的信息,给大家造成的不便还请原谅,鞠躬。

有问题可留言或直接私信。

-----------------------------------------

《对影成三》

分级:PG
大小:A5/130P↑↓
字数:6W
预售日期:2019年7月15日~2019年9月25日
封设/排版/宣图:无执
执笔:Kuencar
序:Alucinante
代理:下午茶工作室
试阅:戳我

TB预售直达:戳我

【FB2/Thesewt】对影成三(13/END)

全文请戳:走你

昨晚上发的被屏了,第13章直接戳chapter index看吧。

【FB2/Thesewt】对影成三(12)

差不多了,下章结局。

章十二

“你为什么要到我的面前来呢?”

他们走到南坡的时候,忒修斯只是淡淡地说道。

“……因为我是你的弟弟。”纽特讲,哥哥的问题使他在一瞬间产生了一些嫌弃的想法,因为他的哥哥理应问出比这更有意义的问题。

“好吧。”他看见忒修斯在一块石头上坐下,在牌室中一度目睹过的亲切的笑意已经从这个男人的嘴角悄然而褪。风卷起他脚下的蒿草,在忒修斯腿弯下的阴影里,盛开着一朵龙胆花。

“弟弟,你说说看,我们得怎么往回走。”忒修斯说。那根细管烟从他们出门开始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他的唇角,他吸了好几口,侧脸有些邋遢,鼻尖上也冒着点点的油光;他的眼角下爬着一些太阳晒出来的细纹,他的喉结像风...

【FB2/Thesewt】对影成三(11)

章十一

直到莉塔·莱斯特兰奇去世很久以后,斯内克河一带的人们还喜欢竞相传诵她当年的好运气。而忒修斯却知道这不过是从一个夏初的、带着湿稻草气味的傍晚开始的:他从谷仓折回到一楼,余光像早晨出发前一样粘在掷于案几的信封上。暮春结束后就是夏天,他的弟弟纽特·斯卡曼德将会真正从学校里头毕业。他要么去参军,要么去做忒修斯安排好的工作。最坏的出路,是跟忒修斯一样被父亲留下的一切束缚着,永永远远与这儿的土地相伴,苏格兰人总是要这样的。半个月前他就已经收到过弟弟的回信,从那封信上的措辞中,忒修斯没有解读出一丁点对方想要留在农场里和自己身边的意图。

他对着穿衣镜整理脖子边上围的硬领...

【FB2/Thesewt】对影成三(10)

章十

整个早上,纽特都不快活。约书亚·哈迪德牛蝇似的在他对面低声地骂个不停,好像是蓄意要用他所独有的那种低沉又迅速的话音搅乱纽特的脑子一样。纽特味如嚼蜡地吞着面包片,听见约书亚的兄弟忍无可忍地骂到:“够了,乔什,羊大肠都塞不满你的喉咙!”

“羊大肠?大肠?”约书亚神经兮兮地说,“呵呵,牛大肠——也不行——”

“拜托,你中邪了吗?还是在路上碰见了摩门教徒?”埃里克斯不断地试图让他安静下来,纽特发现他的颧骨上泛着难看的青白色,下眼睑却是灰黑的。接下来的五分钟里,连他自己也察觉不到:他在盯着这年轻人的颧骨发呆。埃里克斯没有在厨房滞留太久,他很快就被自己的兄弟弄得筋疲力尽,仿佛被传...

【全职/王乔】此间的少年(51)

前:46 47 48 49 50

51

下午一点左右,八期群里有人丢进来一条链接。乔一帆掏出手机,不看不要紧,一瞧简直被上头显示的消息数吓一跳。

“怎么了嘛……”他点开群,再次被满屏高速刷动的表情包和文字晃了眼。

王杰希凑过来瞧了瞧:“好像是在讨论什么东西。”

“还能有啥事儿啊?看热闹不嫌事大。”乔一帆按着眉角,迅速往上翻消息记录,“有了,是这个——”

他把那条链接点开,很快又愣住了。

“李涛,联盟里有哪些被低估和被高估的选手?”

“哦,这种,很常见啊,”王杰希一脸“我是过来人,你们还嫩”的表情,勾起的嘴角竟然还有点不怀好意,“我建议你不...

【FB2/Thesewt】对影成三(08)

章八

“心灵孤独,它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自己的影子。”[1]


“喂!喂!纽特!”

一开始他喊了四五声,男孩的背影纹丝不动。他在瞧着那头横躺在温德河西岸的绵羊。大雨下了一整个晚上。河水漫过寻常的岸线,从淤泥和草根下边浮起来,这头羊的尸体就被摇晃的河水轻轻地托着,在河岸较浅的地方漂浮,宛如一只长着红毛的筏子。

一个空荡荡的筏子,一头被狼掏空内脏的羊,它的双眼还没能闭上。忒修斯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看的,它是今年夏天被咬死的第六头羊,季节性放牧时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没什么,弟弟。”他拎着一只写着“美孚”字样的废油桶,趿拉着裹满土褐色泥浆的鞋子走上去。他总以为纽特需要些安慰,这种想法从他...

【FB2/Thesewt】对影成三(07)

章七

第五次。蒂娜·戈德斯坦的那点小动作又落入了妹妹奎妮·戈德斯坦的眼中。与姐姐不同,奎妮是一位健谈的金发女郎,她身段窈窕,肩颈部位的线条单薄又迷人,配上她涂着丹蔻的指甲,总让人怀疑她是那种会趁着夜色偷偷溜出去与情人相会的怨女,然而几个月前她才和来自绿河的面包师完婚,夫妻感情日笃。此刻,白炽灯的光打在她的侧脸上,蒂娜扭过头时,第一眼看清楚的就是她柔和亲切的微笑。

“亲爱的蒂娜,”她用唱歌般的嗓音说,“你有小秘密了。”

蒂娜对她笑了笑,左手拢起鬓角散下来的头发。“但愿我有。”

“啊——哈——”奎妮就差吹口哨了,她的语调非常活泼,“那么,许愿的一定只有上帝了。”...

© Out of Himalay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