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integrity sells for so little,
but it is all we really have.

【瓶邪】诡话连篇·卷二:暗夜呢喃|伍:在幽暗的水底(中)

卷一:00~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16 17 新春番外

卷二:00~01 02 03 04

  • 伍:在幽暗的水底(中)

(一)

胖子听了闷油瓶的话,转身凑到湖边去看。他刚走进,嘴里立刻“呵”了一声。

“我靠,这湖水长得跟姨妈似的,老天爷下过红雨了?”

我道:“按照笔记本上的记录,这里的水表层酸性很大,所以呈现出红色。”...

【瓶邪】诡话连篇·卷二:暗夜呢喃|肆:在幽暗的水底(上)

卷一:00~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16 17 新春番外

 卷二:00~01 02 03 

三次元每天忙得吃饭睡觉都没时间……这文要保持周更太勉强了,我努力尝试了很久但还是没法完全做到。目前算得上是双周更一回,我自认为要求别人等我是种不礼貌的行为,所以等不及的朋友可以弃文或者等它完结了再看。

  • 肆:在幽暗的水底(上)...

【瓶邪】诡话连篇·卷二:暗夜呢喃|叁:异度空间

卷一:00~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16 17 新春番外

卷二:00~01 02

入坑瓶邪一年了,皮下不才,谢谢大家。

  • 叁:异度空间

(一)

“奇了怪了,”我有点想不通,“咱们进来前可是在阿宁那儿看过GPS的,那上头没显示这东西啊?”

“我看看。”胖子在那儿挑了半天没捞到货,暂时撇下棍圌子过来,盯着笔记本上画了环形废墟的两开页看了良久,也是...

【瓶邪】六味地黄丸

这里存个档。 私设,BUG和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作。

你看见的是个假的闷油瓶。标题的意思是“治肾亏,不含糖”

链接是嘘……


北京以前有很多驻京办,省级的有,地级市开的也有,驻京办的食堂专供地方特色菜,胖子说做的比外边的好吃,还干净。我就吃过一回内蒙的,还真不错,只可惜那驻京办不是省级的,我们这回来,地方早给拆没了,四个大老爷们儿苍蝇似的溜达一大圈,门都没找到。

“估计是真没了。”小花搓了搓手。他的右手在长白山冻伤了,现在还没好全,胖子说给他打点羊肉汤来补一补,不过眼下这个情况,怕是连羊毛都看不到。

“没了就没了,胖爷知道的地方还多的是。”胖子跟我要了根烟,扭头...

【瓶邪】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

架空校园paro,私设,BUG和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作。

拿到辩题的时候,吴邪还瘫在椅子上发呆。

“傻了你?”解雨臣走过来,把材料分发在每个人面前的桌子上,“都打起精神来,我们还有最后一场决赛没打呢。”

“对手是D大,”他拿出赛程表晃了晃,“近几年异军突起的队伍,他们很强,我们要加倍小心。”

他说得郑重,应者却寥寥,态度里表露出若有若无的寡淡。见状,解雨臣摇摇头,把目光投向吴邪。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希望吴邪能稍稍发挥出一点队长的作用来。

结果吴邪只是象征性地咳嗽了几声道:“有一个星期的准备时间……大家……加油……”说完,他自己先站起来打开门溜了。

留下解雨臣...

【瓶邪】生死爱欲

2017年天津高考作文题借题发挥。

私设,BUG和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作。


天光蒙蒙亮的时候,河面上漂来一具女尸,吴邪在东岸瞧见了她。

河面的水不很湍急,女尸就这样静悄悄地为水流浮起来,慢慢地靠了岸,像一尾轻柔的船。她就这样漂到了吴邪跟前,吴邪掐了烟,蹲下来,两眼定定地张望她,心绪里没有悲哀的成分,尽管他还瞧见了女尸身下的桦树皮——染着血。从部位来判断,他料想这是一位难产而死的女性。

想到这一着,他“啊”了一声,脸上露出了明显的动摇的神色,身子却一动不动。他不是第一次来这条河的边上,也不是第一次碰见死人;这些年来他的神经已经麻木,死亡总在威胁他,却没能把他带走。换了以前他...

【瓶邪】诡话连篇·卷二:暗夜呢喃|贰:环形废墟

卷一:00~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16 17 新春番外

卷二:00~01

  • 贰:环形废墟

(一)

我怎么也想不到阿宁居然会开圌枪,人刹那间被声音震傻了,在原地呆了好几秒,就听见胖子在我耳旁大吼:“愣着干啥,还不快趴下!”

他刚吼完,我就感觉后脑勺那儿扑上来一道巨大的力量,直圌挺圌挺把我脸朝下摁在地面上。我一个不留神,嘴巴鼻子全都磕在了面具里,还没爬起来...

【瓶邪】诡话连篇·卷二:暗夜呢喃|引子&壹:被剩下的人们

卷一:00~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16 17 新春番外

 卷二:暗夜呢喃

  • 引子

凌晨两点半时有一次查房,查完以后他就坐下来,拿无烟炉烧起了开水。

今天特别的冷,他早晨起床时忙着赶过来,耳朵里只把天气预报模模糊糊地听了个大概,他记得温度是个个位数——还不晓得是三还是四还是五,横竖跟人体舒适值相差甚远。他还记得自己出门时街道上的情况,西风在晨间的...

【人工置顶】一条简单的文章汇总

刚搬到不老歌不久就遇见清洗……现在不老歌已经不许连载了……

崩溃,只好搬回来。

今后准备微博和论坛为主,LFT为辅(这里和谐得非常厉害也是挺无奈的),LFT发不上就贴这两个地方的链接。

本次汇总截止到2017/5/26为止。

----------------------------------------------------------------------

  • 长篇


《诡话连篇·卷一:荒山鬼影》

第一卷修订版已经完成(戳我


  • 中篇


《Call Your Name》(戳我

《滚滚红尘》(戳我


  • 短篇

《人间不渡》(...

说一件很无奈的小事

下午的时候在微博收到一位朋友发来的私信,这位朋友问我,为什么在LFT拉黑了她,于是我问她,你有没有在LFT转载过我的PO,就是“分享到自己主页”那个功能,她说有,我说,对,这就是我拉黑你的理由。

她觉得很委屈,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说,你这么对我说的时候,就是我感到最无奈的时候。

一直以来,我这个LO里面林林总总也发过不少杂事,但最后都本着不想妨碍别人看文的想法而删去了;虽然根本上来说这是属于我个人的博,我发什么理当是我的自由,可我也知道有人在看着,那么我最好尽可能地体谅别人的想法,是不是这样?

所以,在我去年第一次在LFT明确地提起“希望朋友们不要转载我的PO”这件事的时候,我尽量...

© 香从何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