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erty is a weighty destiny that we have to carry on.

【深夜备忘录】​​我早就听说,你要告别——

(夜里随手写的诗,当时觉得没写给任何人,而现在再看又觉得里面有很多人。

如果真要送给谁,就像博尔赫斯说的那样,“给我已经死去的祖辈”吧。)

  • 我早就听说,你要告别——

我早就听说,你要告别——

不在昨天,就是今天。

我在夜间梦见你

背影孑孓地走在青黑色的原野,

湿透的水草,粘在你的脚边。

荒原的游魂,在狼群头上盘绕,

何处来风,摇曳你的孤灯?


我早就明了,你要诀别——

不是今天,便是明天。

我在水底看见你

面容疲惫地躺在泥地上,

流血的伤口,在你的额上豁开,

山顶的大雨,打湿你的肩背,

可有呜咽,为你的离去桓旋?


我听见一首歌谣,一个故事,一枝磨损的钢枪

关于你,以及

你生命中黯淡和辉煌的记忆,

而今夜,雪将覆盖它最终的结局。

我早已知晓,你吻间的命运,

像死亡一般,沾满带血的英雄主义……

评论
热度 ( 26 )

© 香从何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