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erty is a weighty destiny that we have to carry on.

【深夜备忘录】一种矛盾

我已经厌烦了宏大的叙事,过多的宏大叙事将湮没个体,正如王开岭在《对悲剧的深沉祭奠》里写的那样,遇难者是一堆数据,受害者也是一堆数据,人们通过查阅数据能知道死了多少人,但不知道死了谁,不知道那些数据底下都是什么样的人生。而现在我多了一个看法,那就是,对大多数人来说,他们所拥有的是集体主义影响下产生的宏观性感情。这种感情引申开来可以发散出很多种,但它们往往都属于一种宏大的叙事,而且这种叙事极其容易受到意识形态和权力的影响,后者正是我极其反感的地方。平心而论,我并不抵触那种自发的、朴素的宏观性感情,但这样的感情,如今竟渐渐少却了。

有时候我能感觉得到自身在个人权利和自由意志上所有的近乎偏执的情感,说是洁癖大概并不为过。但即使我有这样的洁癖,理智上我依然知道集体主义与个人主义间在有着不可避免矛盾的同时也有着一定程度上的守恒,它们互相制约,共同存在,有他有我,有我有他。

我的感性思维使我偏向个体,而理性思维又会把我拉回到集体上。奇怪的是,我自己对此习以为常,并且完全不期待它会有更好的结果,因为每一次对“界限”的强行划分,都可能是一场关于左中右的重大洗牌。与这个相比,宏观叙事要稍微可爱一点,我也只好退而求其次了。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香从何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