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全职/王乔】此间的少年(47)

47

“比赛的意义是什么?”

“获得胜利?跟队友庆祝?不,不仅仅是那样……”

“比赛可以意味着一切。最重要的,是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我所有的努力,都得到了回报。”

“这么说听起来可能很抽象……不过,在我感到无所适从的时候,我就是这么鼓励着我自己的。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有没有回报……但是,我相信它会有,只有相信,我才能继续满怀希望做下去。”

那头的消息久久没有传来。乔一帆握着手机,靠在寝室的门后,静静地发了会儿呆。

直到消息提示声响起来。

“人生导师:我欣赏你的勇气,但不行的就是不行。哪怕你哭着求我一万次,我也会说不行。”

“早点睡。”

王杰希的头像暗了下来,乔一帆攥紧手机,倏然叹了口气。

“你失望了?”叶修的消息懒洋洋的,“这是你的不对,一帆。他对你不会和我或者方大傻子一样。”

屏幕上飘过的某位前辈的绰号让乔一帆小小地笑了一下。然而,他的心依然沉在底下,快乐不起来。

“我以为我已经能证明我是对的了,”乔一帆坐在地上,敲着字,“我以为——在经历了那么多次失败以后,我的努力见到了效果,好歹——好歹也得说点好话吧,喂……”

“哈哈哈哈哈哈,所以王大眼下午的时候对你说了啥,把你搞得这么难过?”

“他——”乔一帆的手指打了个趔趄。

大概也算不了什么。他想起王杰希下午在训练室中那隐含怒意的脸,两腿不由自主地发软,好像深藏在记忆里的、很多年前的回忆再度回来。

“这是不对的,”他压着嗓子,对乔一帆说,“你的优势是分析和读图,这不代表你需要为了配合团队去抛弃它们,适应性的变化是得做,但把自己的风格给搞没了则得不偿失。”

“不要成为战队的骨骼,那样是不够的,乔一帆。兴欣不需要负重者,兴欣需要的是头脑和支柱。你太紧张了,你在消耗自己。”

“可是,我是,我看过很多的比赛,自己总结的……”

“很多?”王杰希的嘴角歪了一下,“你告诉我,有多少场?一千,还是一万?”

乔一帆狠狠地皱了一下眉头。

“然后你跟他吵架了?”叶修听了一半,插嘴道。

“……我哪敢跟他吵?”

“哦,也是,”叶修点头,“接着呢?”

“……他好像很生气,还说我会毁了我自己什么的……”

“我就说这是……喻前辈的建议。”

叶修喝着水差点喷了一屏幕。

“呃,虽然你说的是真的,”他狂汗,打字道,“但乔一帆你知不知道啊,王杰希这人有点自我意识的,你这么老反驳他,还拿喻文州来说事,把他搞得上头也很正常……”

“……我不知道嘛。”

“那你下回知道喽?”叶修笑,“你跟他相处久了就知道了,他就像个大猫一样,凡事得顺着毛来。以前他身上有战队压着,有责任扛着,凡事不得不收着点,现在就不必了。”

“那我呢……”乔一帆憋着嘴,最后还是打出了这几个字。

“照他说的做呗,”叶修的话颇有深意,“毕竟他没说错。”

“你确实背了很多比赛,但是,他打了十几年的荣耀啊,你知道一年内要打多少场比赛吗?除此之外,还有线下赛,友谊赛,商演。他复过的盘是你的好几倍,他就是比你有经验,就是比你有认识,这点是无法改变的。”

“……他……在微草,没有那么霸道。”乔一帆说。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他,他人就是这样的。怎么样,是不是很破灭啊?”

乔一帆呼了一口气:“我才没有期望过他。”

“哦,是吗。”叶修毫无感情地答到。

乔一帆那头静下去以后,叶修才切出另一个窗口,一个消息发过去:“老王啊。”

王杰希那里静悄悄的。

他又发:“洗了没啊。”

王杰希依然没动静。

叶修:“一帆朝我吐槽你啊,想知道吗?”

那头突然回复:“不想。”

“你再说一句?”

“我要睡觉了。”

“呵呵,”叶修发道,“一帆是个好孩子,对他好点,温柔点,耐心点,再怎么说也是你前队友。”

“如果是下午的事情的话,”王杰希过了一会儿才回复道,“我是急躁了。”

“我知道你啊王大眼,爱之深责之切。”

“什么?”

“我说你是爱之——唔……”

看着屏幕上突然跳出来的“你不在对方的好友之列,点击添加好友”,他瞪了一下眼睛。

不是吧,这么敏感?

他托着下巴想了想,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王大眼啊王大眼,被哥戳了痛处了吧。

在叶修关了电脑离开的同时,身在H市的男人把自己扔进了被子里。

新租的公寓大小正好,新买的棉被似乎也很蓬松可爱。倘若不是叶修的那一番话,王杰希觉得自己可能早就已经睡了。

他在床上来回翻了好几个身之后,又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想找叶修的时候发现自己刚刚已经把人给删了。

职业选手的手速总是很快的,他突然觉得还是不要那么快的好。

于是他换了一个联系人,手指点到乔一帆的头像上,人就不动了,盯着屏幕出神。

王杰希从不觉得自己是个敏感的人,也从来没经历过刚刚那样的心潮起伏。当叶修说他“爱之深责之切”的时候,他几乎下意识地就在脑子里回避起了这六个字,不是因为叶修讲错了,而是因为他居然害怕了起来。

所谓的“爱之深”,到底是哪种爱,是什么样的爱,精明如王杰希,不是不懂,却是不想面对。

但他也知道,哪怕自己再不想面对,骨子里的霸道和占有依旧会在那个青年的面前时不时地冒头,就如同初春土下的竹笋那般跃跃欲试。

他很了解自己。他了解自己是什么样的个性,是什么样的人;他知道自己只是表面上克制,内里却丝毫不收敛。

这样的不收敛——说不定就会在什么时候,把青年推远,最糟糕的情况,是两个人连朋友或者关系良好的同事都做不成。

他也很了解乔一帆——也许比乔一帆自己还了解。那个青年看似温和而柔顺,骨子里却又倔又硬。他当然可以霸道,但那不会让青年示弱,反而只会引起青年的反抗。

王杰希觉得,他不想这样。

踌躇了不知道有多久,他忽然低声舒了口气,在迟疑之前迅速打开对话窗口,敲了几个字。

“人生导师:明天,去不去吃关东煮?”

乔一帆洗完澡回房,瞧着屏幕上新收的消息,一脸哭笑不得。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116 )

© Rondeau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