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我的闷骚男友

2016年5月写的,试阅补档。本文有非常纯粹的neta。

  • 我的闷骚男友

当安岩收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工作排班表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你在逗我,这份工作表神他妈诡异,班次排布一点都不对称的,简直侮辱我这种大龄理工男,我要找总部投诉!”安岩说。

“拉倒吧,还投诉呢,还对称呢,你以为你是张新杰啊,人家是霸图F4,咱们充其量就THA破打工的,你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去找你家那口子商量商量,如何调整你俩的作息时间。”江小猪说得神神叨叨,颇有机关算尽的架势。安岩十分不解,回问:“我上班跟神荼有什么关系?”

“你说啥?啥子叫没得关系?啧啧啧……”江小猪说,“亏得你还是个理工科的学生噻,咋个一点事都不懂嘛。你看看你俩同居到现在,人家两口子么,要么是卿卿我我,要么是翻云覆雨,换在游戏里这叫Normal模式;再看看你们,要么是吞云吐雾,要么是翻江倒海……我头一回见到把地狱模式玩得这么嗨的,我决定给你们打八十二分,剩下的折算成一个红桃六把俩方块六冲锋带出去,免费给你们凑一次炸。”

“我……我去,”安岩脸都红了,努力插着腰做出正经人的姿态:“你还打上牌了?咱们明明在说正事,你不要打岔好不好。”

“啥?我说的咋个就不是正事了咧,你这娃儿脑子咋个这么不开窍咧,我都提示你到这个份上了还不明白。你想想看,照着你们这么玩法,晚上要大功率运动白天也要运动,神荼是没什么事,安岩你就想想你有没有事吧。还我打牌呢,别说打牌了,啧啧,我就不说你俩翻天覆地那次了,老张那破手气上回愣是在你们楼下胡了两把,回来老头子都要高兴坏了,说多亏了师叔师婶那么胡天胡地啊,不然他怎么能摸出一个天胡和一个地胡出来!”

江小猪还没说到最后一句,安岩的脸早已迅速由红转绿,过了一会儿他又瞅了瞅手里那张A4纸排班表,大概是想象了一下自己以后的境遇,脸色就开始发白了,仿佛已经预见了结局。

江小猪凛然正气地拍了一下他这位好伙计的肩膀:“放心,生命在于运动。”

“你走吧,我不再需要你了。”安岩甩开他手。

神荼和安岩的关系在THA内部大抵也算得上人尽皆知,找一个恰当的形容,也许该称得上是神神秘秘的一对搭档。即令是住在他们居所附近的旁人们,偶尔也会觉得这两个年轻人未免太内向了些,就连他们刚刚同居那会儿,原先被安岩提上日程的“蜜月”构想也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进展,明明两个人都不像甘于蜗居家中的人,从头到尾除了工作却都没有出过门。

犹记得二人同居一周以后,江小猪在总部开会的间隙拉住了一星期多没见的安岩问:“已婚人士的滋味怎么样?上回说的要两个人去蜜月来着,你们打算好去哪儿了吗?”

安岩笑曰:“我们其实天天都在飞机旅行来着。”

江小猪:“哇塞,这么好?可是老徐和老吴还有老张他们都说从来没看过你俩出门啊?”

安岩:“你不懂,神荼这个人本身就跟东方航空似的。”

江小猪奇道:“这是啥子意思?”

安岩:“一周七天,每天三次,中途不休息。”

江小猪望着安岩两眼下隐隐泛出的青色,默默地开始担心起“安岩能不能活过二十五岁”这个问题。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神荼已经是个奔三的人了,孔夫子是三月不知肉味,他是三十年不知肉味;人家吴下阿蒙三日就可叫人刮目相看了,这神荼可是三十年啊,三十年,啊。

为了表达沉重的哀思,江小猪尿完,迅速拉好裤子,决定转移话题。本来想说“你俩结婚时我订给你们的花篮收到没”,结果硬生生被他说成了“你俩结婚时我订给你的花圈收到没”。

生活总是要继续的。安岩拖曳着脚步去找瑞秋报道的时候心想,生活,不是眼前的苟且,不是浴室的肥皂,不是厨房的流理台,不是电视前的沙发,不是……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念了一堆不是,他的神色变得愈发凝重起来,搞得碰见的同事和下属也全都跟着紧张起来,仿佛自己遇见的不是他们正直和善的副队长安岩,而是肃穆高冷的队长神荼。

“这个季度要拜托你的除了以前的工作,还有就是替我们测试总部开发出来的新科技。”瑞秋一边敲着键盘一边说。

“啊,黑科技吗?”

瑞秋白了他一眼,末了又接了一句:“哦对了,还要拜托你带一下新人。”

“啊?”安岩觉得自己头很大,“新人啊,我不行的啊,万一摧残了祖国的花朵怎么办,你还是交给神荼吧。”

“神荼哥哥我有考虑过,但是很明显他不符合带领新人的条件……嗯,你觉得他合适吗?或者说,耐、耐心呢?”瑞秋不打字了,停下来问道。

“神荼又不是没带过新人。”

“对啊,譬如你。”

对方这么一说,安岩才幡然醒悟。

神荼的职业生涯里只带过一个新人,他除了把这新人带出来以外,还顺便帮自己脱了回单,成功跻身事业爱情双丰收的人生赢家行列,甩掉一大批同龄人,简直计划通。

安岩皱着眉头,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虽然他不认为神荼有能耐再带出一个脱单出来,也有自信在神荼这么做以后让对方尝一尝脱双的滋味,但是么,自己的墙角,当然是不希望被人挖的。

“明白就好。”瑞秋莞尔一笑,按下Shift键:“进来吧。”

安岩朝身后看去,来者令他瞪大了眼睛。

“安岩哥你好啊!

“阿塞尔!”看到许久未见的少年已经长成了青年人的模样,安岩的内心升腾起一股类似父爱的感慨。同时他也明白了为什么瑞秋要说神荼不合适了,如果对方是阿塞尔,那神荼确实不合适,他们俩在巴黎的时候就不太对盘。

久别重逢太令人激动。这厢安岩和阿塞尔已经互相拥抱表示亲切友好了,那头瑞秋阴恻恻一笑,阴谋意味十足地按下短信发送:“计划通。”

对面像是在一直等着送信似的,秒回:“安岩的未来就靠我们了,加油!”

话分两头。安岩和阿塞尔拥抱完,阿塞尔咳了咳,从身后摸出一样形似IPod的东西:“安岩哥,这就是总部要交给你测试的东西。”

“哦,那个黑科技啊。”安岩接过,“这是要怎么用来着?”

“喏,这儿不是有耳机?”阿塞尔把那个东西塞给安岩,又动手把耳机装在安岩的外耳廓上。

“这个东西可以让人听到别人的心声。”瑞秋补充道。

“哇塞,这么灵?”安岩一听,开始兴奋起来,“怎么用啊?”

“这儿有个摄像头取景器……”阿塞尔上前替他调整着,“你把想知道的人照进这个取景器里,就能知道他的心声了。”

安岩连连点头:“好好好,谢谢!”

阿塞尔对他一笑,内心精得很:安岩要把这个黑科技运用到谁的身上去,这个房间里除了他以外的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二人相对寒暄叙旧了二十分钟左右,安岩的手机震动了几下,屏幕上跳出短信通知:“我到了,下来。”

“哎,是神荼哥哥。”瑞秋趴在沙发背上瞧着安岩,眼含笑意:“来接你回去啊。”

“呵呵。”安岩干笑两声,对她点头致意。刚准备离开,就听瑞秋在自己身后说:“哎,安岩,得麻烦你个事儿。”

“嗨,还说什么麻烦不麻烦。”女士的请求不能拒绝,安岩赶忙接道:“怎么了?”

“阿塞尔新来乍到,你是要带着他的人……嗯,在他的宿舍安排好之前,住在你们家怎么样?”

安岩听了这话,整张脸黑了一下。他和神荼的家当然是很大的,让阿塞尔睡一下也没什么,准确来说是他没什么,但是神荼有没有意见他很难说。

“好嘛……”瑞秋又朝他这里凑了凑。娇柔的女性口吻一下子把安岩想出口的拒绝都咽了回去:“好好好……”

所以,当他带着阿塞尔出现在神荼面前的时候,一瞅见对方黑得快滴出墨汁的脸,安岩在心里狠狠地抽了自己几个嘴巴:“安岩啊安岩,你他妈怎么就不能像个大老爷们儿那样堂堂正正大大方方地拒绝!”

他大概忘了之前自己是出于绅士风度才没有拒绝瑞秋这件事了。

“神荼哥哥好哦!”阿塞尔如今长得比安岩还要高,差不多能与神荼平视,大眼睛一眨一眨得挺可爱,被夕阳光一映整个大小伙子都显得金灿灿的,除了让安岩有一种自家儿弟已长成的感慨外更是恨不得抱进怀里揉几下。

想归想,现实和理想是有差距的,不然理想就没有魅力了。

被神荼黑着脸塞进驾驶座的时候,安岩偷偷打开了黑科技的取景器,把神荼的头像取了进来。一车人经过了三个红绿灯,耳机里都是静悄悄的,安岩深吸一口气,怀疑这黑科技可能是个残次品,这么一路上神荼居然一点心理活动都没有,换了以前他信,现在他是不信的。谁再说神荼老僧入定心如止水,安岩不介意去教他做人。

“安岩哥,”正当这时,阿塞尔的声音从后座飘过来,“你们住在哪儿啊?”

“走走就到了。”安岩默默地在心里头汗颜,鼓起勇气对神荼说:“神荼,阿塞尔的宿舍暂时没有着落,反正他以前也跟我们一起待过,最近几天就住在我们家吧。”

神荼只是把着方向盘没说话,安岩出于角度问题,暂时看不见他的表情。阿塞尔一个大小伙子看着非常高兴:“安岩哥,以前你还说过教我打荣耀来着,这下可以实现了!”

“哦哦,是啊!”安岩挠挠头,“我还担心自己技术不行了呢,大概没法教你。”

“没事,”阿塞尔笑得叫一个灿烂:“能跟安岩哥再次共事我好开心。”

安岩被他说得很感动。然而,就在这时,他的耳机里忽然响起了一片诡异的声音:

“共你妹啊去你妹啊打游戏你妹啊我可是手速堪比荣耀大神一叶之秋的男人才不用安岩教你要不要让我来亲身教育你啊臭小鬼赶紧卷铺盖走开,话说安岩你在看谁啊你在看谁在看小鬼吗我靠你看我看我看我啊不是早就说了我是你的英雄吗你看我啊看我啊……”

安岩内心凌乱地回看了一眼阿塞尔:不是他!又回看了一眼神荼,对方仍然淡定握方向盘。可是刚刚耳机里的声音他听得很清楚:不是神荼的又是谁的!

阿塞尔见安岩一脸尴尬的表情,还以为是自己麻烦了人家,不安地问道:“安岩哥你怎么了吗?”

“哦,不是……耳机声大了些而已。”安岩抹了把额头上的汗,默默收起耳机,忽略了阿塞尔微微勾起的唇角。他大概不知道阿塞尔也戴着一副和他一模一样的耳机,那耳机里正在传出安岩的声音:

“卧槽,这货不是神荼这货不是神荼这货不是神荼,尼玛,老子见过的唯一一个话这么多还能趟过各个副本大风大浪的男人只有黄少天好吗,别告诉我刚刚那个把话说得像念经一样的人是神荼!垃圾科技,毁我青春,垃圾!”

END

评论(12)
热度(238)

"Und lieber verzweifelt,als daß ihr euch ergebt."

© Out of Himalay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