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全职/王乔】此间的少年(48)

前:1~45 46 47

48

乔一帆下了一半楼,看见魏琛正在用一条满是油垢的拖把擦着走廊的地砖。男人刚擦到踢脚线,抬头发现了正要从楼上下来的乔一帆,连忙拦住他:

“哎哎哎哎哎,你别下来别下来!”

“啊?怎么了嘛。”

“你脚底下拖鞋给我。”魏琛说。

“好吧……”乔一帆咕哝着,把脚底下的泡沫拖鞋扔给他。

魏琛哼哼唧唧地接过来,用抹布将那双拖鞋的脚底下擦了个干净,丢还给他。“下回记住啊,星期一是咱们打扫卫生的日子,要提前换好新的地板拖。”

“星期一?”乔一帆苦下脸,“可是,赛后的第一天不是放假的吗?”

“就是放假的日子才能打扫卫生啊,你不要净想着睡懒觉。”

“……可是我还是觉得应该休息耶……”乔一帆嘀咕,晃到门口去换鞋,“这种卫生半个月一次不就好了,喊保洁阿姨来也可以。”

“想啥呢你?这可是战队内部的宿舍区,外头的人可不能随便进来。”

乔一帆无奈地笑笑:“不会有人进来偷偷摸摸的啦……”

他换好了鞋,魏琛的声音才又响起来:“咦,这么一大早你要到哪里去?”

“呃……小区门口那个Family Mart啦。”

“去那里?老陈去买早饭了。”

“嗯……不过,我跟别人约好了。”

他朝魏琛摇了摇右手,顶着男人奇怪的眼光阖了门。

“一大早约人?”魏琛直摸下巴。

刚过六点整,小区的过道上空无一人。清晨时有些雾气,这雾气里有朦胧的石砖路,还有蝉声和鸟鸣,以及一些乔一帆在西湖边的清早里嗅过的那种气味。他扯了一下运动装胸前的系带,一丝倦意涌上心头。

本来就该窝在床上睡觉的,这么跑过去还不知道能说些什么,要是不小心在王杰希面前打瞌睡就惨了。

“一帆。”

王杰希的身影悄然从薄雾的另一头浮现出来,乔一帆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全家的门口了。

“……王……队长。”

“我还以为我看错了,”男人等他又走近了些才接着说了下去,“因为方锐说你会睡懒觉。”

“这个……”乔一帆被他说得浑身都开始不自在。他抓着头发,跟在王杰希的身后朝全家店里走,“偶尔会……”

“听说最近睡得越来越晚了。”

“……呃……嗯。”

“是因为熬夜吗?”

男人在电热池前面回头看他。

“我——”

“吃什么?”

“啊?”乔一帆显然没能跟得上魔术师转变的节奏,“吃——”

“这个咯。”王杰希伸手在放满关东煮的池子旁边打了一个响指。

乔一帆凑到他面前去看了看:“海带结。”

“还有呢?”

“海带结就行了……”

“……只吃这个?”男人拧着眉头,还是给他盛满了一纸杯。他把杯子递给营业员:“麻烦加点汤进去。”

“不要加太多。”乔一帆踮着脚在他后头朝前望。王杰希比他高了一个头,弄得他到现在都没能看清楚男人给他拿了多少海带结。

“看不出来,你还喜欢干嗑啊。”王杰希掉过身,发现少年踮着脚东看西看,模样里颇有几分傻气。他难得地乐了一会,轻轻地一巴掌拍在乔一帆的肩上:“去那里坐。”

王杰希比乔一帆落座得晚,他把一杯豆浆推给少年,发现乔一帆正专注地盯着手机屏看。

“又在看新嘉世的事?”他咬了一口福袋,说话声含混不清,“邱非和闻理不是都说了,让你不要管。”

“我确实不是要管啦……”

“何况现在的你自己都很难把自己管好。”王杰希说着,吐出吸管,把豆浆纸杯的盖子掀开来丢进垃圾桶。乔一帆偶然对他一瞥,看见他今天穿的居然也是运动装,脸上也没有往日常见的那种严肃的表情。这么鲜活而有人情味的王杰希是不常见的,他突然反应过来,王杰希也只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青年罢了。

“我觉得我还好吧……队长你说的事情,我有仔细思考过很久。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短时间内我想是没法找到破解的办法的……反、反正,我心里对自己也有数……”他在桌上慢慢趴下来,两眼看着看着纸杯花花绿绿的外壳,“只差一点点……就一点点了而已……”

“是啊,”王杰希喝完剩下的豆浆,把纸杯拧成团塞进垃圾桶,“那位新嘉世的第六人,难道不也是这样想的吗?”

“……他?陆纯吗?”

“难道不是心里想着‘反正我只差一点点’、‘反正我会努力的’、‘反正我努力就能达到’,然后怀揣着希望,希望有一天得到战队和粉丝的重视。总觉得自己离其他的队友也没有多少差距,但五年来不知为什么就总也没法做得更好,直到最后变得怨天尤人起来……一帆啊,大家都是这个样子的。”

他侧过脸,观察了一下乔一帆的表情。“你生气了?”他问。

“……不,我……我没有。”

“陆纯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很简单啊,”王杰希搅动着杯子里的丸子,“核心地位,战队的重视。”

“……那怎么可能啊,新嘉世的核心,从一开始就是——”乔一帆说到这里,话头猛地截住了。

王杰希扫了他一眼:“这就是他不高兴的地方。

“这么多年来自己都在努力,可队内的核心依然只是邱非,再往下是闻理,自己永远都是第六人。不仅如此,新嘉世的青训营里,恐怕还有不少可以随时代替他的人存在,”王杰希扣了扣桌面,“路纯在队内的地位,岌岌可危啊。”

乔一帆垂下眼睛,语气里是难以掩饰的失落:“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那样对闻理。闻理说的是实话,这是竞技比赛,不是过家家,并不能因为和谁关系好就让谁上啊,他在想什么嘛……”

“因为他从根本上就不觉得自己不够格,不觉得自己努力不够。他和你……不一样,”王杰希别过脸,良久才道,“任何路都是自己选择的。

“真正的强者,在面对困难时会自发地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之后才会去找外界的原因,最后通过坚实的付出和行动去克服它们;而不是畏缩在后面,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受害者。”他叹了一口气,“以邱非、闻理的性格,或许本来也就跟他不相和。

“所以这归根结底是气场不和的缘故,你一个外人,就算再怎么努力也不能解得开他的心结,也不会改变他的想法。再说,”王杰希的眼睛忽然望过来,“一帆,你就不想成为战队的核心吗?”

乔一帆缓缓地从桌上直起身来。

朝阳已经撒满了窗外的街道,在这片小小的休息区里,连椅子都被阳光浸润着。这初升的朝阳,也在瞬间落到了乔一帆的肩上。

“是。”他说。

“我想。我很想。”

王杰希怔住了。他不是没有预料到这个回答,只不过他一向以为乔一帆是那种谨慎内向的人,不管他在同期的面前可以多么自在,到了他这样的前辈面前,仍然就会是腼腆的表情。他不曾认为乔一帆会成为那种毫不顾忌地表达自己野心的人——他应该更温和、更委婉,再多一点点面对前辈时的胆怯和恭敬。

但乔一帆没有这样。

他的回答简单、直白、纯粹。没有犹豫、没有迟疑、没有胆怯。

“虽然现在的我没有办法成为核心,但以后的我或许会有办法的。”

“……是吗。”王杰希抱起双臂,不自觉地挠了挠自己的脸颊。他微微敛起眼睛,“你刚才一定生气了。”

“如果你说的是,觉得我的想法跟陆纯一样的话……我确实很生气。”

“啧。”

王杰希抬了抬眼皮,乔一帆的表情让他很想上手去捏一下少年的脸。

这小子跟以前不一样了,他胆儿肥了!

“呃……主要是因为,我才不会去强求什么核心啦,队长突然就说我的想法跟陆纯一样,会让我很不舒服。”

“嗯……是这样……”王杰希十指交叉,立在桌前,下垂的眼睛里仿佛有笑意,“队长做错了,队长跟你道歉。”

“噫,一点诚意都没有。”

“那——加一根海带结?”

“两根吧。”

“你都吃了十根了……”

“再多吃一根也没什么,”乔一帆摇着差不多被吃空的关东煮纸杯,腾出右手往墙上点了点,“队长,你带笔了吗?”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133 )

© Rondeau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