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全职/王乔】此间的少年(49)

前:1~45 46 47 48

 49

乔一帆的字意外地很符合王杰希的设想:笔画弯折都是圆溜溜的,迥异于他那种有棱有角的笔迹。字是这么圆,又珍珠米似的小,还写得端正,平平整整地排在纸面上,说不出的乖巧。

前提是要忽略那排字的内容——

“胜利是兴欣的!”

“呃……”王杰希若有所思地托着下巴,过了一会才说:“一帆……”

“什么?”乔一帆抬起头,眼睛亮亮的。

“你知不知道有一种叫flag的东——”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乔一帆伸手在他下巴上挥了挥,“有些魔术师一旦开口就忍不住给人占卜。”

“呵呵。”

“干嘛,”少年努着嘴,“我也是……有理想的人好吗!”

他的双眼停在那张便利贴的中央。

这也是理想的一种。

乔一帆没有忘记,六年前,也是在Family Mart的便利贴墙上,那个初来H市,花光了身上最后一分钱用来坐车的少年,在便利贴上歪歪扭扭地写着:

“我要在这里活下去。”

叶修曾经说过,职业选手一旦离开联盟就等于是死人了。离开联盟几乎等于丧失了在联盟继续生存的机会,不是每个人都有叶修那样的能力。而就算是叶修,也会在回顾往事时添上一句“我运气不错”。

“我大概不会有那种运气吧。”十八岁的乔一帆或许会这么说。

我不会有那种运气,可是我想赢。

“我想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里,可以怎样进步。把我以前犯的错都改掉,再把我输掉的都赢回来。”

看着便利贴上的话,乔一帆说着。他郑重地把它贴到身侧的墙面上。

“你的野心?”

“是梦想,梦想啊。”乔一帆蹙起眉,很快又笑起来:“是不是太简陋了?”

他把墙上那些跟自己的贴纸贴在一块的留言条指给王杰希看。王杰希的目光跟着扫了扫,也不由得失笑。

“这里都是那种最‘廉价’的梦想,不是吗?”他说。

“嗯……便利贴几块钱就有很多张。”

他们说着,却站在墙边仔细地看起了那些便利贴上的话:

——“我要上Z大!”

——“这个月要瘦10斤。”

——“祝爸爸妈妈身体健康。”

——“年内脱单。”

——“希望喜欢的人也喜欢我。”

有人的地方就有理想。

不论这理想多么虚幻,也不论我们多么虚弱,人都有保持理想的力量。

最幼稚的祝福也能表达真心,最孤单的愿望也能承载温暖。

这就是希望。

“如果这是你的理想……”王杰希缓缓地说,“我也许能看到它实现吧。”

“咦?”乔一帆脖子一悚,顿时红了脸,“队、队长的意思是——”

“别误会,”男人摆摆手,含笑从墙上撤回视线,看着他道,“常规赛都还没有结束,不是吗?”

“嗯……”乔一帆的表情登时有点失落。

“打起精神来!”王杰希拍了拍他的后背,“还没有结束啊!”

“也不是……就是觉得好没趣哦……”乔一帆抱起双臂,“队长对我太苛刻了。”

“……啊?”

“以前在微草的时候,我……不管我多么努力,队长也从来不……呃,我也不是一定要队长——但是,每次英杰做了什么你都会夸奖他,可是我拼命地努力了也没法得到你的夸奖。”

王杰希脸上的微笑渐渐淡了下来。

“是吗?”他轻轻地问。

“是……吧……”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话里的不妥,乔一帆咬着嘴唇挠了挠头,“我觉得好矛盾。

“作为职业选手,应该为了比赛倾尽一切的。不应该为了别人去比赛。可是……还是忍不住怀着期待,希望得到一点夸奖。

“结果一直没有得到过。”

他鼓起了腮帮子。“太苛刻了,太不公平了。”

“一帆。”

“不过我之后就不再那么想了……对队长来说,关注好苗子是职责所在。而且,为了让微草成功过渡给英杰,队长已经付出了太多心血了……”他说,“队长是一个好人。”

“一帆。”

“我们还是,需要互相理解的,对吧?”乔一帆忽然急切地想打断他,他有点害怕王杰希现在会说出点别的什么来。

“是这样。”王杰希的表情看起来非常平静。他的左手不轻不重地拍在乔一帆的肩上,“所以我想告诉你,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也丝毫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乔一帆的脸一下子熟透了。“我……我不是想责怪……”

“不,你的确就是这个意思。难道过去的几年里也不曾想过来问我‘为什么’吗?”

王杰希的话让乔一帆哑口无言。

“这不光是你的事,一帆。其实我也想过,有朝一日把话跟你说清楚。”王杰希望着他,“我不会为自己做过的事后悔,因为我有我的理由。

“不管你能不能理解,它都存在,为此我毫不羞愧。

“如果你的心中仍然有怨愤之情,我也完全可以理解。所以你不必为这样的事烦恼。觉得不甘心和不公平,这恰恰才是正常人有的表现。”

“不……我能、能理解,可是……我想,也许是我离开以后的态度很暧昧吧。说、说不定,我的确也表露出了那种不甘心,结果让别人觉得我受了委屈,才让——”

乔一帆的话语中多出了一点不易察觉的哽咽。

才让魔术师的退场更加狼狈。

“……哼,”王杰希盯着他看了一多分钟,转过身向门外走。

“我会在乎那些人?”

他侧过脸朝身后的乔一帆看了看,神情桀骜。

“队长……”

“在这件事上,我好像没有什么发言权,很抱歉了一帆,”背对着他,王杰希说,“这是我一贯坚持的事:我没法在自己最在乎的事情上将就。

“这就是我的问题,虽然不近人情。

“而我也一直认为,我只能这样做。世界上当然也有别的人可以把我做的事情做得更好、更地道、更温和。可那些人都不是我。”

乔一帆哼了哼,别扭地歪着脑袋。

选择了王杰希就要选择这些东西么?他想。

“未来是很辛苦的……”王杰希的语气突然有些变化,还没等乔一帆来得及分辨,男人说:

“我十八岁的时候也会这么觉得。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林杰队长都会对我说‘你可是王杰希啊’,想着这样的话,好像挫折也不那么可怕了……但我并不喜欢听见这样的话。

“到最后,我成了一个骄傲的人。我为我自己而骄傲。

“乔一帆,你也快点成为这样的人吧。成为能为自己骄傲的人,这需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投入时间和耐心,要在孤单的黑暗和挫折里摸索很久……

“有时候还会有怨恨,因为所有的付出似乎都看不到尽头。

“即使是现在这么努力的你,也仍然可能根本达不到想要的终点。这也是一种准备,有人赢就会有人输,而每个赢的人在赢之前也必然做好了输的准备。

“他们没有放弃的真正原因,是哪怕知道自己会输也要前进下去。”

Family Mart的自动门又开了,三个穿着中学校服的女生说说笑笑地走到收银台去买粽子。肿着眼睛的营业员擦着开水机说着“欢迎光临”;窗外的天空已经散开薄雾,秋日明艳的高阳洒在乔一帆身旁低矮的灌木上。

“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要接受这一切,你一定很难过吧。不过,就算没法达成荣耀的理想,也要在现实的生活里继续这样下去。总有一天,生活会给你一个答案,那个答案会让你原谅它之前带给你的所有失落。

“以前的我没什么机会,以后我会一直祝福你的。”

男人背朝他挥挥手,没去看他:“走了。”

乔一帆敛着下颚,他点点头,戳了一只丸子塞进嘴里咀嚼起来。他的眼前很快模糊起来。“糟了,”他哭丧着脸,用竹签搅着纸杯里的关东煮高汤,“怎么这样,不能吃了……”

他嘟囔个不停,揉眼睛的手也一直没有停下。


TBC

评论 ( 7 )
热度 ( 102 )

© Rondeau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