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全职/王乔】此间的少年(51)

前:46 47 48 49 50

51

下午一点左右,八期群里有人丢进来一条链接。乔一帆掏出手机,不看不要紧,一瞧简直被上头显示的消息数吓一跳。

“怎么了嘛……”他点开群,再次被满屏高速刷动的表情包和文字晃了眼。

王杰希凑过来瞧了瞧:“好像是在讨论什么东西。”

“还能有啥事儿啊?看热闹不嫌事大。”乔一帆按着眉角,迅速往上翻消息记录,“有了,是这个——”

他把那条链接点开,很快又愣住了。

“李涛,联盟里有哪些被低估和被高估的选手?”

“哦,这种,很常见啊,”王杰希一脸“我是过来人,你们还嫩”的表情,勾起的嘴角竟然还有点不怀好意,“我建议你不要看。”

“……啊?”乔一帆的大拇指僵硬了,“不,”他按熄屏幕,“我没有要看。”

“待会我不在这里了,你还敢保证不看?”

“我——”乔一帆气绝,“那——万一我就是不看呢?”

“我觉得不会有这个万一的。”王杰希这回是真的笑了。

“你这算什么?”

“没什么,就是猜的。你会看,而且等晚上了,你还会趁我不在的时候钻进被窝里看。”

“……唔”乔一帆的脸色沉下来。他攥着手机,过了很久才用恋恋不舍的口吻说:“看又不怎么样。”

“对啊,所以你现在也可以看。”王杰希朝他掀了掀眼皮,许久才道:“你心里那点小九九,我这种人是不会不清楚的。”

乔一帆立刻给他比了一个小指头。他没有察觉到,自己露出了今天起床以来的第一个笑容。不过,这笑容很快就消失在他的脸上,他放下手机,搓了搓右手,说:“陆纯不就是这种感觉吗?

“总觉得他也没有做错什么,可是我有种预感……”他抿了抿嘴,“新嘉世也许,要放弃他了。”

他把双手都抄回大衣的口袋里,和王杰希一同驻足在绿化带的另一侧。隔着绿化带,再过一条马路,就是新嘉世大楼所在的地方。楼的大门已经被锁上了,门前簇拥着不少长枪短炮。乔一帆猜想,这些人恐怕从今天早晨就开始在这里等了。

不知怎的,这些人的身影倏然在他面前同记忆里当年簇拥在王杰希面前的人群重叠一处。

“一帆?”王杰希拍了拍他的肩膀,“你——”

“没什么。”乔一帆别过脸,伸手去掏手机,“我喊闻理——”

“别打电话了,你觉得他现在还会开手机吗?”王杰希道。

“说的也是……”乔一帆悻悻地缩回手。他再次望着马路对面,一个令他心脏直跳的念头浮上脑海。

“我们从正门进去吧!”他头也不回地对王杰希说。

“……正门?”王杰希看了看门口,头皮炸得慌,“行不行啊?”

他平时说话一快就有点京腔,乔一帆乐了。他扭头朝男人狡黠一笑:“我看可以!”

他说完,右手闪电一样探出,把男人的左手腕卡在手里,几乎是拎着王杰希就往前冲。没等王杰希反应过来,两个人就已经冲过了那条马路。

“让让!让让!大佬来了!”乔一帆高声喊道。

大门前一群人扛着摄像器材也等了一上午了,一个个的正被饿得到处神游,心里头还在琢磨着哪儿去弄些吃食祭祭五脏庙呢,冷不丁听见有人喊大佬来了,纷纷回了神,东张张西望望:大佬?大佬在哪里?

他们左顾右盼的时候,乔一帆就已经拉着王杰希冲过了人群。他一个箭步窜上台阶,拉开口罩就往嘉世大楼的门上拍:“叔叔你快开门!是我啊!”

新嘉世的保安本来也烦得要死,陡然瞅见人群里钻出一张熟面孔,皱紧的眉头也松开半。他连忙把门拉开一点,乔一帆道了声谢,就拉着王杰希挤进门。

“嚯!”中年男人看着他,“我还指望今天没别人了。”他说罢,戳了一下门口的记者们。

“有我就行,还带他一个。叔叔你给我们登记一下,这里人太多我们就先走了!”

他说起话来气都不喘,径直把王杰希拉到了三楼才停下。他放开王杰希的手,蹲下来扶住膝盖,喘着气摇了摇头,闷声笑个不停。

“……你这是要做什么?”王杰希活动着被他抓得发僵的手腕,满脸都是好笑。“看那些记者露出惊讶的表情,很有意思吗?”

“难道没有意思吗?”乔一帆直起腰来反问他,双眼里都是亮晶晶的。

王杰希被他盯得一时失语,差点就要结巴了:“你——幼稚!”

“那有什么关系……”乔一帆的眉头颤了颤,“反正他们很喜欢这样。”

“哪样?”王杰希问。

“……不哪样。”乔一帆瘪瘪嘴,侧着身子从他跟前擦过去。冬天已近,他套着长绒外套的后背看起来仍旧单薄如纸,腰部到肩头几乎瘦成一条线,蝴蝶骨在肩下的位置凸起来。

王杰希跟在他后边,眼睛往他的颈子上黏了一会儿。“秋天了,”他低声道,“还没贴膘。”

乔一帆以为他在笑话自己,连忙说道:“我吃得很多!”他以为王杰希还要再说些调侃的话,不料男人的脚步忽然停住了。

“咦?”他随即领悟到了什么,往前看去。一个身材消瘦的青年正从洗手间里慢悠悠地冒出来。显然也看见了乔一帆,脸上怔了怔,随后不好意思地笑了。

“前辈好。”他打招呼。

“唔……你……好……”

青年缩了一下肩膀,一叠小跑地溜下了楼,连脚步声都很轻。

“……他怎么搞得好像我要打他一样……”乔一帆诽道。

“可能因为你跟闻理和邱非都是好朋友,他觉得你也是站在他们那边的,所以害怕了,在这里,他是个少数派。”

乔一帆眨了一下眼睛,扭头找王杰希:“你觉得他被人欺负了?”

“我可没那么说。”王杰希的脸上一派严肃。

“那你说他是少数派。”

“人数多少跟谁做错了是两回事。”

“是这样啦……”乔一帆垂下眼睛,“他可奇怪。”

“陆纯吗?”

“嗯,”他点点头,“网上看他说话,总以为会是个很有气势的人呢。”

王杰希摇摇头:“一切说话都是表面。”

“嗨!”乔一帆拍了一下大腿,“你也是讲究。”

“实话如此。”王杰希抬手指向三楼的尽头:“会客室。”

“嗯,进去好了。我刚刚在微信上给闻理留了言,他很快就来。”乔一帆满口答应着,心思早就飞了,人跟着王杰希进了会客室,手里只顾着翻论坛。王杰希往他那里一看:“这么迫不及待?你晚上看也行啊?”

“队长,你这就不知道了,”乔一帆低着头,不在焉地回答他,“闻二愣子可是知名的拖延症晚期人士。”

他自个儿乐得开心,满心都想着在那条帖子的链接里看到有人提起自己——哪怕是说他坏话也行(乔一帆觉得自己这想法也够畸形的),结果二楼的回答却率先吸引了他:

——“被高估的对象:高英杰;被低估的对象:邱非”。

他心头一跳,拐了脖子去打量王杰希。见男人只是在沙发上假寐,这才放心地把这一楼滑下来。

“已经五年了,”二楼的层主说,“高英杰出道以来到现在,从没有人否认过他的天分和才能。王杰希给他铺路也铺得好,可以说,他是联盟新一代队长里最幸福的一个了。但我认为,他能有今天,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王杰希的努力,而不是他自己的才能。

“我不是在说高英杰不够努力,而是,除了天分之外,他的身上有一个非常致命的弱点:他的心理素质非常不过关。

“……十二赛季总决赛,可以说是高英杰离登顶最近的一回了吧?你们都说‘要是他不失误,擂台赛拿下,最后的冠军说不定就是微草了’,十三赛季败给烟雨战队,又是失误,结果无缘四强。总是说他年纪小、肩上担子重,我也是奇了怪了,邱非、乔一帆这些人难道跟他不都是同龄人吗?卢瀚文年纪比他还要小,怎么这些人都没失误,就他爱失误?

“每次输了比赛,都说‘如果不失误……就……’,问题是,你就是失误了啊?失误一次两次可以说,我运气差我点儿背,你老失误这就是有问题啊?

“我不否认高是优秀的选手,但恕我直言他到现在为止都称不上是顶尖,连王杰希的一半都没达到。不如说,不克服心理素质上的问题,他就永远无法跻身顶尖。”

乔一帆看着帖子,眉头愈皱愈紧。王杰希突然捣了一下他的胳膊:“闻理来了。”

他从手机上扬起脸,看见闻理站在会客室的门口,脸色显得十分阴沉。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102 )

© Rondeau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