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侏罗纪世界/Blue&Owen】Promise(III)

前:I II

下章开始就能进入JW1的剧情线了!我等了好久了!

  • CHAPTER. III "Tonight, I feel close to you"

"What kind of person does that?"

"Sacrifices others' lives just to make their own lives easier."

>>>>>>>>>

断电的第四个小时,努布拉岛终于恢复了供电。

带来消息的巴里阴沉着脸,显而易见地忧心忡忡。这儿还遗留着二十二年前迅猛龙突破围栏的阴影,没人希望自己在吃饭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成了它们的捕捉对象。

“冷静点,让我来看看,”他掐着腰,走到监控室中央,“韦德,能锁定迅猛龙的位置吗?”

“可以,”韦德说,“需要它们的代码。”

“四条,D6、7、8、9。”克莱尔说。

“呃……”他搜寻了一阵,“有了。”

卫星标记在西南外围区域。

“它们应该还没有跑多远,再往前三百米,在这儿,”男人戳了一下屏幕,“会碰到似鸟龙区外围电网。”

巴里思索了片刻,问道:“那它们现在呆的地方有什么?”他问完以后,加了一句:“比如说长了两根或三根脚趾的。”

“一般来说,”韦德讲,“这个前进路线只会碰见鸭嘴龙……也可能碰见剑龙。”

“特殊情况呢?”克莱尔问。

“……鲨齿龙吧。”

“上帝啊,”巴里摇着头,“所以现在唯一的好事,就是它们没跑到监控室里来?”

“大概如此,”克莱尔耸肩,“想想哪一件不会让欧文·格雷迪生气吧,破洞的笼子,还是可能被鲨齿龙叼走的迅猛龙姑娘们。”

“四个姑娘一起走,我觉得被叼走的大概是鲨齿龙,”巴里没好气地说,“成群结队让它们拥有单只四倍的力量,以及,四倍的大脑。”

“等等……”克莱尔做了个暂停的手势,“马斯拉尼的电话。”

她说完进了走廊。

“韦德,”巴里转向监控台,“联系欧文·格雷迪。”

“他还在休假。”韦德眨了眨眼说。

“告诉他,如果两天之内回不来,以后他再想看女儿恐怕只能去大西洋上空见鬼了。”

“为什么?”韦德奇道。

“因为他不能违抗马斯拉尼的吩咐。”巴里说。

他话音刚了,克莱尔推门道:“马斯拉尼说,尽快联系欧文·格雷迪,让他两天内回来。”

                                             

星垂平野。

四下里一片寂静。在迅猛龙逃出铁笼之后的第一个周末,欧文·格雷迪头一次没有休息。他把机车停在五英里外的河边,只身潜入密林之中。

已经过了整整七天了。走失的迅猛龙姑娘们大部分均已归位,除了最特别的那一位。

布鲁。

准确来说,是,她与自己的姊妹们走散了,原因不得而知。欧文并不相信这只是碰巧的走散而已,迅猛龙可以在一英里外嗅到追踪者的气味,她们还可以循着气味找到猎物,这使她们绝不可能与同伴分散开。

除非,她另有目的。

可布鲁又能有什么目的呢?

欧文担心的却是另一件事:倘若布鲁独自在密林里碰见鲨齿龙,下场可想而知。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遗忘了自己其实比布鲁更容易受到攻击的事实,但就像克莱尔从前说的那样,多年来的军旅生涯和驯养生活已经让他身上那种属于人类社会的痕迹淡化了不少,比起城市,欧文·格雷迪的确更喜欢也更习惯丛林。

“大胆猜想一下,”巴里在出发前说,“欧文,我觉得她在找你。不论你在哪儿,她都会去找你,而且终究会找到你。”

“她找不到我的,傻姑娘,”欧文捏着虬成一团的眉心,“我在大西洋的那一边,难道她要游到海里去吗?”

“不知道。但你得承认,布鲁的个性远比她的姊妹们要坚定,也更执拗。”巴里在桌前坐下来,叹息般地说:“不敢想象,欧文。我以前根本没有意识过,动物也会有性格。”

“就像人一样。”

欧文笑了笑:“人也是动物的一种,巴里。”

“那么,告诉我,”巴里黑色的眼睛看着他,“你认为,在同为动物的基础上,布鲁会喜欢你吗?”

“布鲁一直都喜欢我。”欧文自豪地回答。

“别装傻,”巴里说,“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男人倏然陷入了沉默。

“那不可能,巴里。”他轻声答道。

“为什么?”巴里挤了挤嘴角,“没有任何一项实验、任何一列数据证明过它的不可能。”

“但也没有证据证明过可能,进化给予了生命具有绝对意义的生殖隔离,这就是最好的标志,它负责区分这世界上每一种生命。”欧文接道。

“那,我这么说……爱呢?”

“……什么?”欧文皱了一下眉头,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爱。”巴里重复道。

“生殖隔离会区分生命,它也会区分爱吗?”

欧文的脸上霎时间露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

“这……太荒谬了……不可能,巴里……”

“六百年前人们也觉得进化论很荒谬,欧文,”巴里轻轻地摇头,“你会说'荒谬',是因为你是一个人类,你会说话,懂得如何逻辑思考,最重要的是,你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

“但布鲁不知道。她只能看得见自己跟你长得不一样,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存在,除此之外,她的眼里只有猎物和捕猎者的区分,这就是她的本能。可你知道的,对布鲁来说,你不一样。”

“你是唯一的。”

“上位者迅猛龙在任何时候都不会离开自己的部落,近至北美,远至亚洲,我们从没发现过她们有任何落单的迹象。”

“这是一个族群基因记忆留下的习惯,可它现在为了你改变了。”

“也许,是基因的变化导致的呢?”欧文看了他很久,开口艰涩。

巴里撇了撇嘴。


夜晚的丛林里危机四伏,如果可能,欧文·格雷迪并不想在其中流连太久。

他给自己划定的前进路线离溪边不远,大致位于丛林的边缘地带。从卫星定位上来看,布鲁离他还有十英里不到。

聪明的姑娘。欧文想。

这一个星期以来,布鲁不可能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保持活动。现在看起来,她把这条穿过林中的溪流当作了自己的猎场,毕竟没有动物会不需要喝水。

在水源旁捕猎——这样的戏码,在六千五百万年后的非洲大陆,也时常在狮子和角马之间上演着。古老的习性被进化赋予到不同的物种身上,又书写着不同阶段的历史。每每想到这一切,欧文·格雷迪就会感觉到一股由心底而发的冲动。

他屈身走到溪边,心跳声突然变得比以往更加剧烈。他在溪边站了很久,久到几乎要与夜色融成一体。最终他掏出了水壶,保持站姿,弯下腰取水。他尽量不让自己背对着外边,也不让自己蹲下——那些都是猎物的标志。

“她来了,欧文。”无线电的另一头,巴里说。

“我知道。”

“你在干嘛?”

“嗯……喝水,”欧文晃了晃水壶,“该死的,我忘记带明矾了。”

“你……”巴里对他的行为感到气短,“注意背后。”

“没问题。”欧文活动了一下肩颈。

铁苏丛里窸窸窣窣地响起一阵骚动。他侧着身体,灌了一口水,余光对着周围,仰头亮出自己的咽喉部位。

这是一种毫无防备的表示。

他合上眼睛,开始默数,三、二、一。

咯咯咯咯咯咯咯——

灌木叶子突然飞快地摇曳起来,一团黑影闪电般地从叶子深处窜出,朝他直扑过来。

“嘿,布鲁。”

欧文望着离自己只有八米不到的迅猛龙,心中出奇的平静。

布鲁歪着脑袋,像以往那样打量他。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之间不再有铁笼,她看着这个人类,好像她从没看过他一样。欧文忽然想起来,这是自从隔离以后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面对她。

他的姑娘看起来很健康,身上也不脏,这些天里应该没吃什么苦头。

月光柔和地从乔木的枝叶间洒进来,他看见了迅猛龙身上已经长成深蓝色的纹理。

“你是个大姑娘了,布鲁。”欧文低声说道。

布鲁向他发出了几声尖啸。她停止了打量他的行为,钩爪在地面上敲了敲,慢慢地走进他。

放在任何一种情景里,迅猛龙这样靠近人类,都是无可置疑的危险情况。欧文看着她慢慢地靠近自己,脑子里想,她离得太近了。

事后回想起来,欧文·格雷迪惊讶于自己的鲁莽。假若布鲁心存任何违背Alpha的想法,恐怕他立时就可以毙命当场了。捕猎时的迅猛龙时速高达六十公里,人类绝逃不开这样的爆发力。可那时他的内心毫无畏惧,生发的只有一种纯粹而炽烈的感情;那一刻他相信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像自己这般地目睹这样强大而美丽的生命奇迹,就像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奔赴死亡、与他那个从未出生的兄弟布鲁斯相见一样。

也许世界最美丽的时候,在人类诞生之前。

像是感应到他心中所想的那样,迅猛龙伸长了脖子。巨大的尾巴在身后摇摆着保持平衡,她啸叫一声,一下子把欧文扑倒在地。

“哈哈……布鲁。”

欧文被她压在身下。他仰面朝天地躺着,脖子恰好被布鲁叼在嘴里。只要她愿意,他立刻就会被撕碎。

迅猛龙眯起眼睛,松开他的咽喉虚咬了一口,状似凶狠,兽类的眼睛里罕见地渗透出一些温柔而细碎的情感。

他拍了拍她的头,与她和解:“回去吧,布鲁,我永远、永远、永远不会离开你。”

“我发誓。”


“好极了,我们开头怎么说过的来着?欧文,她喜欢你,她爱你。”巴里扶在围栏边上。

欧文没有看向笼内,他背靠着栏杆,目光像海一样深。

“她是跟你回来的,我们之中除了你,谁都没能抓到她,”巴里分析道,“她跟你回来,而且乖乖进了笼子。”

晌久。欧文说:“你认为这很好吗?”

“起码……只要你在这里,不用担心她会逃走。”

他说完,男人的嘴角挂着一丝隐隐的、不善的笑意。

巴里呼了一口气,他熟悉欧文·格雷迪的这个表情。当这个男人对你的话表示否定、本身又不太想发表别的意见的时候,他往往就会摆出这个态度。

“布鲁真的很特别,”欧文淡淡地说,扭头向笼子深处望了一眼,“她很聪明……有同理心,就像我们之前看到的那样。但是巴里,有时候我也不确定,那到底是她本身就有的……还是我们让她有的。”

“不,不是'我们',是你,欧文。她对我们可不理不睬。”巴里耸耸肩。

“也许可以去问问吴?”他说。

欧文垂着眼。

“我并不想告诉他,老实讲的话。”

“为什么?”

“我已经……”他摇着头,“我可能已经厌烦了这样的事情,巴里。我不喜欢看着她们越来越听我的话,她们本不该这样。”

“嘿老兄,她们不听你的话,难道要把你当狮子大餐?”巴里说。

“她们有自己的生活,她们……是兽类、野兽,她们不需要有人性。我们驯养她们,就像驯养狗一样,只是为了让她们听人类的话。”

他看向巴里,两眼里是从未有过的清亮。

“我们让她们有了人性,只是为了更好地利用她们。”

巴里深深地抽了一口气。

“欧文·格雷迪……”他似笑非笑地说,“你真的认为,你不爱那姑娘?”他向笼子内使眼色。

欧文苦拧眉头:“哦,拜托,不要提这个,我们没在谈这个。”

“一样的,”黑人笑了笑,“克莱尔说你需要感情寄托,我看不全是。你想要爱,但你又不断地试图远离它。老兄,你这点上居然还不如一条迅猛龙。”

“可你为什么连想都不去想?欧文·格雷迪,你不适合接触热烈的情感,我们的工作显然也不适合。”

他说完,抿起嘴。

欧文愣在原地,表情有些迷惘。

咯咯咯咯。

笼内再度响起迅猛龙的声音,欧文朝下看去。德塔正晃着脑袋,两眼瞪大着看他。

她又饿了。

TBC

评论(7)
热度(122)

Die vornehm Seele hat Ehrfurcht vor sich.

© Out of Himalay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