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全职/王乔】Light of Your Heart 心之光

前文→戳我

Light of Your Heart 心之光

微草食堂今天中午烧的是韭菜炒肉丝,盐好像放得太多了。方士谦剔着牙想,待会儿得去知会食堂老刘一声。他半掩着嘴给自己挡丑,目光穿过一群穿着绿色队服的人,一直落在靠窗的座位上。那里只坐了一个年轻人,餐盘上盛了不少饭,吃相比其他人看起来都规矩些。

对了,还得告诉老刘,下回多放点肉。他望着年轻人背上凸出来的骨骼痕迹,默默想到。

年轻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多吃肉怎么行。

正值饭点,食堂里边到处都是乱哄哄的。有不少都聚集在食堂正前方的大LED屏前,上头正录播上星期六晚上微草和嘉世的比赛。

“嘉世,真的好强啊!”最右边的小伙子掐着腰道,“他们的防守连水都泼不进!”

“主要是叶秋啦!把战法隔开,然后三段斩,挑气冲云水——”他身边的选手说着,做了几个动作,看起来像是剑客职业的人。

“三段斩?你确定你砍得中气冲云水?”站得离屏幕稍远一些的人插嘴道,“这老混蛋狡猾得很。”

气冲云水的操作者吴雪峰,在职业选手里的确算年纪比较大的了,有传闻说他即将退役,也不知是真是假。但不管真假,这么明晃晃地唤一个前辈“老混蛋”,实在有点不合体统。

方士谦眉头一皱,就想过去说教一番,结果不等他开口,屏幕左边已经传出一道声音:

“吴雪峰前辈年纪大了些,不过,放到社会上也还是个年轻人吧,这么说真的好吗?”

他眼神一愣,拿目光飘过去找人,一找就找到那个同样穿着绿色队服的背影。

“我……”刚才说话的人模样看上去十分窘迫,“一帆,你也太较真啦。”

“这个真较一下,也没什么吧?”乔一帆朝他笑了笑,眼睛里却毫无笑意。

站在他斜对面的微草队员“啧”了一声,忍了忍,不耐烦地说:“我下次不讲了,行了吧。”

他说完,转身离开了食堂。

方士谦看了一会儿,下意识朝窗边的座位上看去。座位上的年轻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吃完了,抱着双臂坐在原处,远远地看着LED屏上的画面。上面刚好播放到王不留行被气冲云水和一叶之秋联合击杀的画面。他不说话,低眉的神情显得有些肃穆。

“嗨,王大眼小朋友,”他打了声招呼,坐在对方身边,“又在思考人生?”

年轻人斜了他一眼,没接话。

“食堂这个录像,已经连续放了三天了;”方士谦慢悠悠地道,“不过我看没什么人能领悟到你的意思。”

他说话时留意了一下年轻人的面孔。而对方只是拧了下眉,仍旧是不做声。

“哦,不过乔一帆应该可以,”他摸了摸下巴,“这位小哥心思透,人也聪明,除了手速一般以外,意识是超一流的。啊,我总觉得他身上有很特别的气质……领袖气质?”

“方士谦,”年轻人终于开口了,脸却没对着他,“他快要退役了。”

“……呃,气冲云水?”方士谦随口接道。

这回,王杰希白了他一眼。他那双眼睛生得奇异,白起人来莫名惊悚,方士谦缩了一下脖子:“乔、乔一帆?”

“……嗯。”

“他……的话,年纪快到了吧?他二十三?二十四?总之他不小了,而且林杰之前推测过,他手受过伤,再……陪你打下去,负担很重。”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一瞬,王杰希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黯然。在方士谦的记忆里,他从没在王杰希的脸上见过这种表情。

这可是王杰希。仅仅是这一个认知,就足以粉碎掉许多质疑和毁谤的声音。所有的人都知道,王杰希是横空出世的天才,是无法复制的魔术师,是微草战队未来的希望。他那么年轻,前途被自己淋漓尽致的荣耀才华铺陈得又宽又阔;他对得起所有的称赞与期待,他甚至值得更好的一切,更重要的是他还那么年轻,他才只有十九岁。那些失意、落寞、伤痛,好像从来都与他绝缘。方士谦想,自己上一次看见对方难过的样子是什么时候?在他的印象里,这小鬼简直倔强隐忍得让人不知该如何是好,有时候他只能庆幸还好对方终归是个讲道理的人,倘若王杰希蛮不讲理,那他搞不好只有动手揍人为快了,毕竟魔术师固执起来是很要命的。

方士谦碰见过很多拿王杰希毫无办法的人,荣耀赛场上的有,赛场外的也绝不少;唯有那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陪练乔一帆是个例外。

他偏头又往LED屏那边瞧了瞧。微草的陪练小哥此刻已经找了个位置坐下了,正对着屏幕若有所思地托着腮。荧光打在他的侧脸上,浮起他面颊上一层绒绒的细细的毛。

他心情略有些复杂,毕竟他不晓得该如何定义乔一帆。这个青年有时像个大孩子,有时又沉稳得绝不像话。他唯一可以确信的是,乔一帆在王杰希的心目中,或许比他起初料想的要更加重要。他像意外一样闯进了王杰希的生活中,他像队友一样加入了微草战队的训练中,他通常情况下与同龄人没什么差别,特别的时候则清醒得惊人。

方士谦哪里知道,他固然浸淫荣耀已久,但在来自未来时空的乔一帆的面前,他所积累的那点经验,的的确确很有些不够看,这也是他老觉得对方深不可测的真正原因。

不管他是谁,能帮助微草的未来平缓过渡就OK了吧。方士谦心道。

 

九点半一般是大家回寝的时间。

微草的宿舍楼和训练室所在的地方仅隔着一层楼和一条天桥,实在是近得很。乔一帆刚走到天桥一头,就发觉自己账号卡忘拿了。

每个人的账号卡,理论上都属于战队财产,万一弄丢了可不是玩的。乔一帆目前使用的是微草战队一名退役选手留下的账号卡,本身当然不会比王杰希的王不留行值钱,但上面好歹还是有银装的,弄丢了也是一笔损失。他踌躇了一下,到底还是折返了,噌噌几步往楼上跑。

眼下训练室楼层的人基本都走光了,只剩下廊灯还在亮着。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亮屏幕,照着往上走,照到训练室门口,又摸索着开门。

出门的时候他听到隔壁训练室也传来了锁门的声音,心里不禁好奇:居然还有人留到这个时候?他走得急,只想快点回宿舍洗澡睡觉,心里又装着事情,冷不防一头撞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

“啊!”他本能地惊呼一声,“你没事吧?”

走廊里很昏暗,他下意识感觉到自己方才好像一瞬间就砸到这人怀里去了,也不晓得对方现在情况如何。

想不到那人却先伸出手来在他的肩膀上扶了一把。

“乔一帆?”对方问道。

乔一帆听完就是一愣。

嚯,这声儿!是王杰希啊。

“杰希?”他往后退了一下,再看这人身形,果然是王杰希。

“你怎么留到现在了啊……”他说。

他之前只是听方士谦说王杰希在给自己拼命做加训,但根本想不到对方居然拼命到了这种地步。

“没什么,”王杰希的嗓音清清冷冷,“回去吧。”

他说完,率先松开乔一帆,向楼下走去。

“哎哎哎,你等等我——”乔一帆赶忙跟着他往下走,“职业选手要注意作息的,王杰希同志。”

“嗯。”王杰希走在他前头,答得很像是敷衍。

“我是说……你要注意休息,嗯?”他见对方似乎不想搭理自己,说话也硬了起来,“小朋友,你要听话。”

“知道了。”王杰希突然站住了,语气里似有愠怒之意。

乔一帆当然感觉到了,他心里疑云密布:自己说了什么过分的话了吗?

然而他没问出来。与王杰希相处了这么久,乔一帆很知道保持沉默的可贵。他默默地跟在微草年轻的队长的身后,眼看要到天桥了,二楼的洗手间里忽然传来一阵窃窃私语声。

“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个乔一帆……”那声音说,“神气个ball,也就是队长看得起他,我看他连方前辈也没放在眼里吧。”

“哈哈哈哈哈,他也就来了一年不到吧,谁给的胆子呢……”

“队长呗,他不喜欢方士谦,只喜欢乔一帆嘛。”

这原本只该是秘密的窃窃私语声,却因为周遭的安静而无形中被放大了。

作为被谈论的中心,乔一帆只是眨了眨眼睛。他的经验太老了,别说是这种背后的中伤,就算是当面被人吐痰,他也可以做到唾面自干。

“不走了?”他催了一下王杰希,才发现前面的人一动也不动。

不动?干嘛呢这是?

他刚要拍王杰希的背,前边的人忽然动了。只见王杰希一个箭步往洗手间冲了过去。

“我靠?”乔一帆一脸惊恐,也顾不上暴露了,直接喊道:“王杰希你干嘛?冲动是——”

他话都没说完,洗手间里传来王杰希冰冷的声线:“滚。”

乔一帆呆在了楼梯口。

喂,冲动是魔鬼啊……

他挺想这么说,接着他就看见两条人影从洗手间里闪出来。那俩也是遭了罪的,刚被王杰希吼完,没走几步又碰到了乔一帆,脸都白了,慌不择路地跑进了宿舍楼。

直到这两个人消失良久,乔一帆才听见了从洗手间传来的脚步声。

他扭头往声源处看去,只看见那儿立了一道人影,幽幽的。

“你也太冲动了吧。”他抿了一下嘴,缓缓说道。

黑暗中,王杰希没有接话。他似乎正迷茫地望着面前的乔一帆,脸上还残留着震怒时的表情。乔一帆顿了一下,他记得,自己上一次看见王杰希这么愤怒,仿佛还是两人刚刚公开关系那会儿。有一次赛后采访,他被一个偏激的王杰希的粉丝朝身上吐口水。当时王杰希恰好站在他身后,几乎是立刻就伸手把那名粉丝的衣领揪了起来。

“你再吐他一次试试?”那时候的王杰希,语气里冷得要命。

这个王杰希比那个王杰希冲动不少。乔一帆静静地回忆着,起码十年后的那个王杰希不会把愤怒写在脸上。

“如果你把一切都分得很清,”看了他一会儿,乔一帆撇过头,说道,“那么你就要做好无论怎样都会被指责的准备。比如说,你选择计较对和错,那么就会有不计较对错的人来攻讦你;你选择模糊对和错,那自然也有分辨对和错的人来攻讦你。”

“这不是什么道理,这只是选择要付出的代价。你选择了什么,你就会得到什么,就应该去承担什么。说出了一句话,自然就有责任去承担后果,不管你觉得你说的对还是不对。”

“我只是……”王杰希轻轻地开口。

“我的意思是,我完全没有关系,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自己承受得住后果,你刚刚看见的,也算是一种后果,”乔一帆摇摇头,“也许你现在还不能相信,但以后你会明白:别人是否理解你,跟你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更多的可能是,别人根本不想,或者无法去理解你,但是你依然有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这时候如果你一味去想着其他人,我不会认为你是在体恤别人的心情,我只会认为你在庸人自扰,而这是我认为的最无聊的事情。”

“我……”王杰希吸了一口气,慢慢走向他,“我知道他们……他们说过你,很多次……方士谦告诉我的。”

乔一帆愣住了。

“对你来说……手因为受伤这样的原因,而变得反应迟缓……这种事,被人拿来嘲笑,也可以忍受吗?”

王杰希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他面前。乔一帆倏然吃了一惊,他发现对方已经比自己还要高了。

这年纪上的小朋友,发育得都很快嘛……

“能,”乔一帆望了他良久,笑了一下,“我能的,没事。”

“为什么?”王杰希的眉心狠狠皱了一下。

“为什么?因为……”乔一帆低头想了想,“可能是因为……”

“对于职业选手来说,手受伤实在,是太痛了吧……”

王杰希瞪大了眼睛。

“真的挺痛的,”乔一帆耸了一下肩,“如果连这种痛都没尝试过,我不会认为他有资格来以这个嘲笑我。既然他在我眼里连资格都没有,我也就不会听进他的话。忍受这种东西,有那么难吗?”

“可是我不能。”

年轻的队长突然皱了一下眉头。

“……啊?”

“……我不能。”

王杰希说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扭头往宿舍楼走去。

评论 ( 20 )
热度 ( 108 )

© Rondeau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