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全职/王乔】此间的少年(43~45)

43

王杰希租的地方还不错,楼下就邻着马路,最底层开着一家很大的Family Mart。乔一帆刚跟他走到门口,外边逐渐变得濛濛的。

“下雨了?”他站在店门口的地毯上跺了跺脚,走进去拣了个位置。这会儿他由衷地佩服起王杰希选址的周道来,此处再往前走几十米恰好就是轻轨站的入口,可以说去哪儿都很方便。

柜台离门口尚有一段距离,唯一的店员在水池前忙碌着。乔一帆屏了一口气,右脚朝前一蹦,躲到了货架后边,半压着脑袋凑到三明治前晃来晃去。

王杰希随他走进来,望见他鬼鬼祟祟的模样,忍不住失笑。

“你在做什么?”他问。

“我发现我忘记带口罩了,”乔一帆道,“那东西落邱非那里了。”

“唔……”王杰希若有所思地朝柜台看了看。

这里是H市,也是兴欣的主场,能认出乔一帆的人只会多不会少。

他沉吟了两秒,从口袋里掏出一副口罩给自己戴上,信步走到柜台前,扣了扣桌面。

“小姐,”他问,“你玩荣耀吗?”

店员扭过头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那是什么?”

“……没什么。”

王杰希朝她摆摆手,一边解下口罩,一面朝冰柜后举起手臂晃了一下。

乔一帆终于长舒一口气。他的脚步倏然间也轻快了许多,整个人小跑着蹿到前台,摸着口袋说:“前辈要吃什么?我请你吧。”

“你?”王杰希摇摇头,“我说要来的,你下次再请吧。”

“咦?让前辈请吗……”乔一帆瞧着他的侧脸发怔,心中想的却是:让你来请?我面子未免太大了吧。

“随便吃点而已。”王杰希似乎看出了他心里的窘迫,点了点加热柜里的物件说:“吃什么?”

思考了几分钟,乔一帆接到:“关东煮……吧……”

“哦。”王杰希应道,“海带结?”

“蟹棒、海带结……鱼丸、豆腐。”

乔一帆答得心不在焉。

店员闻声把东西从加热器里取出来,王杰希看了一眼,随口道:“要右上角那个。”

“这个?”女店员指着其中一根问。

“不,旁边更大的那个。”王杰希说。他对店员交代完,又问乔一帆:“你喜欢喝汤吗?”

“关东煮的吗?唔……随便?”

“那还是加点儿,”王杰希答道,“不然容易凉。”

他个子高,光是站着,离关东煮盒子未免有些远,人说话时就下意识曲着腰,在关东煮盒子前边挑挑捡捡,愣是要找最大的那一支,看得乔一帆很不好意思。他的不好意思来自两处:一处是王杰希从前离他太远,他还不能见得他这么有人间烟火气的一面;另一处则是因为王杰希平日待人总不会计较太多,如今却为这么点小事忽然计较了起来,他心中难免要隐隐地愧疚一番,感觉好像一不小心就玷污了远方的神祇似的。王杰希当然已经是过去式了,他早晚会被老观众淡忘,可他的神格会留在乔一帆的心里。

“给。”

对方把装满了食物的纸杯递给他时,他红着脸,小声说“谢谢”。

“去窗户边上坐吧,”王杰希引着他往座位上走,“坐……里边一点?”

“里面一点吧。”乔一帆跟着他落座,摆下杯子,发现王杰希在盯着自己身边看。

“咦?怎么……了吗?”他好奇道。

“你看那里。”王杰希朝他身旁的墙上指了一下。

他扭头一瞧:“哇塞。”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到Family Mart这样的地方来了,以至于也几乎快忘了这里应有的摆设和布置。

“贴了好多哦。”他感慨道。

“我还是第一次看这个。”王杰希说。

“……我是第二次吧……”乔一帆叼着海带结,声音呜呜的,“第一次也是在H市的全家,不过不是这里。好像连锁店里都有这种贴很多纸的墙。”

“猫咖里也有吧,比较文艺的小店里好像也很常见。”

“啊,前辈……也去猫咖吗?”乔一帆一脸惊讶。

“嗯……陪队里的小朋友们去过。”王杰希似乎对墙上贴的标签很有兴趣,一面看一边答道。

乔一帆也不由自主地看起来,很快他笑了:“居然有人许愿说希望下次百人团能爆到橙装,哈哈哈……”

“这里也有啊,”王杰希看着墙面说,“想成为冠军。”

“唔……”乔一帆嚼了几口海带,忽然沉默起来。

“怎么了?”王杰希望着墙上的标签对他说道。

“我以前,也写过呢……”

“写过?”

“我……刚来这边的时候啦,在另一家店的墙上写过,想拿到冠军……”乔一帆不好意思地笑了,“不过是挑战赛的冠军。”

“那你这不是拿到了吗?”

“嗯……搞不好留言板是可以加运气buff的地方呢……”乔一帆说,“包子和文逸哥许的愿望也成真了。”

“哦,这么厉害?”

“是吧……”乔一帆把杯子放在桌上,不知不觉中坐得十分端正,“不过我当时更觉得像时来运转。我们这些人,都好倒霉哦,背字走了太久,老天可能也心软了吧。”

他说话时嘴巴里还剩半截海带结,它把他一侧的脸颊都给撑得鼓了起来。

王杰希望着他,一张脸似笑非笑。他通常都是这副表情,只不过现在瞧起来更有人情味一些。

“……然后呢?”他单手托着下巴,轻声问道。

“唔,然后……是什么?”

“没什么吧……”王杰希的回答依旧让乔一帆抓不住头脑。

联盟赫赫有名的魔术师,即使退役了脑回路似乎还是很异于常人的样子。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到一半,窗上的雨点变大了。起初是一块又一块透明的水渍,很快就变成了细密的雨幕,顺着玻璃的另一边流下来。

“这可是秋雨啊。”乔一帆咬了一口蟹棒说道。

“下完以后天就会冷了。”王杰希说。

时近深夜,窗外的马路上,人流稀稀拉拉的。气氛太适合懈怠,乔一帆揉了揉眼角,打了个呵欠。

“不知道为什么,”他在桌上趴下来,“总觉得这里很适合睡觉。”

“睡觉还是上床睡好。”男人在他对面说。

“我好像有很久都没上床睡过了,”他侧脸趴在桌上,“因为老觉得可能睡着了会起不来吧。”

“可以设个闹钟啊。”

“那也起不来,”青年眨了一下眼睛,王杰希只能看见他长而微卷的睫毛,在他的眼睑上方扑扇着,“睡得太死了,起不来。”

男人安静了十多分钟。

“等会儿回去吧。”他说,商量的口吻。

“……嗯。”

乔一帆爬起来伸了个懒腰。王杰希对他道“等一等”,讲完就出去了,折回来时往他手里塞了把伞。乔一帆朝那把伞的伞面上看了半天,半边眉头扬了起来:“好卡通哦……”

“没注意。”王杰希淡淡地接道。他率先出了门,把伞面撑开,上头三个人六只眼睛直直盯着乔一帆。

雨下得很大。乔一帆忽然很想大声笑出来,不过他忍住了。

“辛普森一家,”他戳了一下头顶那三个金灿灿黄乎乎的星星人头,“笑得好贱啊。”

“是吗?我没看过。”

王杰希打着伞,靠在他身侧走着。全家的门一下子在他们身后合上了,连带里边特有的那种关东煮的香气也合上了,只剩下一丝乐音,尚还能听得见。

也许是夜色太深,马路边上的灯光全都亮开了,把两个人互相依偎的影子也投射到了昏黄色的雨幕中。

乔一帆比王杰希矮小半个头,不方便张伞,只好凑活着被对方半拉半拽地领到身侧去。伞下的世界比外头更昏暗,他揉了揉鼻子,嗅到对方衣服上传来的那股混杂木香的关东煮气味。

他用香水吗?什么牌子的?他怔怔地想,试图离对方的喜好更近一些。

全家的乐音追着他的脚步从店里飘出来,直至他的脑海。

“When I get to Warwick Avenue(当我来到沃里克大街),

meet me by the entrance of the tube(请在地铁口与我相见),

we can talk things over a little time(我们要谈的无需很久),

promise me you won't stay by the light(答应我永远不会跨出界限),

When I get to Warwick Avenue(当我来了沃里克大街),

please drop the past and be true(请抛开过往现实一点)……”

“我送你回去?好像打不到车……”王杰希四下张望着说。

“那就算了吧,我走回去,”乔一帆笑了笑,“离这里不远。”

男人听罢,皱了一回眉头。

“我今晚还有点事,不能陪你走回去了,你把它带走吧。”他说,把雨伞塞到乔一帆手里。

“啊?那我送你回——”乔一帆连忙回头,男人却已经走进了雨幕中。

“天晚了,快回去。”王杰希快步跑入路边的梧桐树下,然而那点枝叶压根挡不了雨,他的头上和肩上很快就湿透了。

“前辈!”乔一帆焦急地喊他。

“快回去吧,不用管我。”

王杰希向他摇了摇手,既没有往回走,也没朝前去,似乎只是想目送乔一帆离开似的。

“好吧……”青年握紧了伞柄,嘀咕着,转过身。他在心里默数,走了一百八十多步,快拐弯的时候心中突然一闪;于是他又回了一次头,这回却只能远远地望见那道雨幕里的身影。

那身影大概是发现了他的目光,又举起手挥了一下。他举着伞,张了张嘴,心头百感交集,一转身飞快地跑出了拐角,消失在男人的视野里。

周围的秋雨下得越来越大。秋天的雨是季节的馈赠,干净、剔透的清凉、带着风的微冷。

 

44

第六轮常规赛结束后,积分榜上的排名又有了新的变化。打头的是目前全联盟唯一还有中生代老选手在役的蓝雨战队,第二位是刚经历过换血的霸图战队,轮回第三,微草紧随其后。季后赛区的战队基本都没什么变化,引人注目的倒是兴欣战队,一场大胜让他们以三分之差盖过了身后的三零一,目前跻身第九位。

第九名,对于兴欣以往的成绩来说,这算不上什么;可对于乔一帆而言,这的确是个好兆头。只不过,这成绩能不能稳定住,目前还要打个问号。

星期三傍晚吃完了饭,乔一帆照例打开电脑准备下一轮的布置。从第六轮比赛后,他听从了王杰希的建议,把自己的作息连同训练内容全都调整了一遍。开启训练软件前他没忍住摸了个鱼,顺道去荣耀论坛看了看,结果不点开不要紧,一点开赫然发现自己上回看的帖子居然还飘红地浮在主页上边。

他端着水杯,内心小小地震惊了一下。要知道,荣耀现在火遍全球,光是官方论坛就分区服开了几十个,各种语言和肤色的玩家都有,每国区服里讨论的话题也都不近相似,而中国区服的论坛,有可能是世界上人流量最大的荣耀论坛,每天的点击率起码都有几个亿。

在这么高的流动性之下,普通区的话题帖想也知道会沉得很快。他万万没想到,自己随手翻的帖子居然能引起这么高的话题量。

这毕竟是个兴欣有关的话题,他左右看了看,发现队友们都在训练,也就像吃了定心丸似的,鬼鬼祟祟点开了帖子浏览起来。

这个帖子目前的跟帖数量已经涨到快一万了,而且还在不断增加。他滑着鼠标往下拉动着,看了二十来分钟,总算找到了热议的源头。

在第六十二页上,忽然出现了一个ID,系统分析了第六轮比赛中兴欣战队的战术特点,并且还对乔一帆的战术思维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这在荣耀论坛原本并不是什么难得一见的内容,但这个跟帖在乔一帆看来非常特别。它特别就特别在:它的描述方式非常具有专业性。

楼下跟着嘲的人不少,但也不乏有招子亮的,对层主的身份提出了质疑。

荣耀论坛嘛,职业选手们喜欢逛论坛也不是什么秘密,乔一帆本人有时候还会披着马甲上去灌水呢。他把那位层主的分析仔细看了两遍,扭头向东北角的安文逸问道:“文逸哥。”

“什么?”安文逸抽空看了他一下。

“你的论坛ID是多少?”他问。

“小丑冰凉。”安文逸接道。

“……呃……”

“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乔一帆缩回头,心里想,你这个马甲披了跟没披,仿佛并没有区别吧?

不过既然安文逸这么说了,他就在心里排除了对方。毕竟,以安文逸的个性,经常逛论坛不像他会有的作风。而且,这个层主的措辞口气,再细看,他也觉得不像是安文逸会有的。

那——他思考了一下,说话这么耿直的——是邱非?

然而这个选项很快也被pass了。邱非比他还要忙,会不会逛论坛都是个问题,全联盟都知道他有工作狂属性,根红苗正得很,哪会闲到上来跟网友扯皮。乔一帆这么随便一翻,就发现这个层主居然后头还跟别人回复了起来,字里行间都是满满的干货,肯定起码是个职业选手。

那是闻理?

他怀疑了一下,又有点不太确定。闻理现在可能不比邱非轻松,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场比赛他被乔一帆虐得太狠了,叫他上来说兴欣几句漂亮话可以,但还要为了这个跟网友扯皮,他心不至于这么大。

想来想去都觉得完全没有头绪,乔一帆瘪了瘪嘴,点了右上角。

“哎……”唐柔突然出声道,“这、这不是……闻理吗?”

“唔?他干嘛了?”安文逸在她对面问道。

唐柔摇摇头:“我说不清楚,你们看微博吧……”

“我没有微博。”包子非常实诚地说。

“你有,”安文逸提醒他,“你去年暑假还拿来直播过队内烧烤活动,你忘了吗?”

“对耶!”包子幡然醒悟,兴冲冲打开微博首页,拉出键盘,然后人愣住了。

“你又怎么了?”安文逸问。

“……我好像忘记密码了……”包子对他一笑。

安文逸无力吐槽地看了他几分钟。

“我……看到了”乔一帆已经打开了手机微博界面,“这……”

“这是干嘛?嘉世队内拆伙?”方锐也打开了界面,跟着吃起瓜来。

人民群众的吃瓜活动总是喜闻乐见的,他又恰好是用电脑端上的微博,比手机更方便被围观,这会儿一打开,旁边魏琛和包子就全都凑了过去。

“嚯……”魏琛老油条一个,什么腥风血雨都见遍了,“上次见到这阵仗,仿佛还是老叶跟嘉世拆伙那会儿。”

“就是,”方锐也是老油条,“嘉世怕不是被下了什么魔咒。”

“听说时运这种东西跟风水也很有关系的,”包子边看边说,“这个你加牌饮水机是什么人啊?”

跟训练室另一头的议论纷纷相比,乔一帆那边则显得十分沉默。

他的手机屏上正显示着闻理的一条转发:“当初是你说想玩,想玩就要玩。现在又要用可怜,把我来毒奶。队友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跟你再见跟你拜拜劝你别谈爱。”

这条转发的原po是个ID叫“你加牌饮水机”的博主,原po的内容大致是控诉了一番嘉世队内的压力和不公,并且还特别暗指了副队长闻理的霸道和无礼。从陈述内容来看,乔一帆很快就猜到了这个博主是谁了。

点进对方的主页,会发现这只是个微博小号,除了被闻理转发的这条以外,其它的几条点赞数和评论数几乎只有个位。

安文逸很快也发现了这点,感叹道:“这恐怕是嘉世那个……谁吧……我还以为他没有微博呢……”

“他有的吧,只是不常上。”方锐显然也猜到是谁了。

唯一不在状况上的依然只有包子:“他是谁啊?”

“……嘉世那个鬼剑士选手吧。”唐柔说。

“闻理这小子也真是,胸无城府,”魏琛啧啧摇头,“这种牢骚嘛,不理就好了,那小子一看就有腥风血雨体质,他自己这一把脾气发是发了,回头可有的烦的。”

“可不是么,”安文逸翻着微博转发皱眉,“麻烦已经来了,对方的爹妈居然都在。”

“叔叔阿姨好悠闲啊,居然还玩微博。”乔一帆随口吐槽道。这条微博之所以能火起来,关键是转发中有一条直指闻理的话:“是你先说我儿子不是东西的,你根本就不尊重他”。

这一转很快就被挂了起来轮,其中除了吃瓜群众外,还不乏一些嘉世的黑粉,再往下看,居然还有人带起了话题,开始号召其他人讨伐嘉世战队。

“无不无聊,”他看到这里,关掉微博说,“训练了。”

“训练了训练了。”方锐也跟着关了电脑,拍手说。

“我看闻二哥八成不会理他,”安文逸道,“闹剧啊这是。”

“……不一定……”唐柔看着手机开口了,“那个……鬼剑,貌似要退队……”

“呃……”方锐一脸愕然,“不就是讲队友的坏话被当事人发现了嘛,这都要出队?太夸张了吧……”

“你们这些年轻人,心里就是没数,”魏琛说,“他这是觉得面子丢了,受不了而已。”

“那完了,”安文逸笑道,“闻二哥要背锅。”

“背就背吧,不背还能怎么着?他难道还非得下场去问候对方的父母啊?嘉世还得比赛呢,整这出,真是浪费时间。”方锐说。

“关键得看嘉世战队的做法吧。”唐柔说到点上了。

“都别说了,”乔一帆出声打断道,“训练去。”

他说完坐了下来,心情有些不大好。

 

45

深夜里,走廊的灯都熄灭了,四周只剩下中央空调的声音。

一打开QQ,乔一帆就觉得自己眼前一花:消息栏顶上三栏各躺着三个联系人的消息——王杰希、邱非、闻理。其中闻理的消息数还在不断增加。

他铺好床,点进板桥霜雪的消息栏,看见对方说道:“乔一帆你别管了。”

“我也不想管了。是我的问题,本来看到了当没看见也就好了,是我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

他咬了一下嘴唇,回复道:“你确实处理不当,可是……我不觉得你的反应有什么奇怪的。”

那边似乎正等着回复,敲了一个“呵呵”的表情给他。

他暂时退出了对话,点进邱非的消息栏。

战斗格式:“在?”

“在,”他说,“你什么事?”

“别管。”邱非也是秒回。

“……我去,你们正副队同步率挺高啊?”乔一帆接道。

“因为我们都不希望你参与进这件事来,”邱非难得多回复几个字,“队内事务。”

“我也没多管,”乔一帆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包给他,“我只是跟着你说话了而已。”

“……我还得写检讨,不说了。”邱非道。

“检讨?老夏让你写啊?这……这也……”乔一帆已经目瞪口呆。

“我是队长,”邱非淡淡地回复,“不应该表现出任何的偏袒。”

乔一帆语塞了。

非要说到偏袒,邱非承认得也不错。虽然他的偏袒也只是在闻理下午的转发里跟了四个字罢了。

那四个字是一句成语:“胡说八道”。转发的时候特地删掉了右边闻理的发言,看起来就像是对原po说的一样。

不,不是看起来像,应该就是吧。乔一帆那会儿还惊奇了一阵,他很少看见邱非有这么鲜明表露个人情绪的时候。

不过,在外界看来,尤其是在嘉世黑看来,这情形立刻就演变成了嘉世正副队联手欺负队内第六人的操作了。本来嘛,第六人在战队布置里算比较边缘化的,而嘉世战队又是众所周知的草根出身,全队也就这六个人,目前还没什么能替补的。这下嘉世粉也坐不住了,潮水一样聚到闻理的微博底下斥责他不识时务:战队都磕碜成这样了,你还想把人伤走?几天后的比赛还打不打?

而闻理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邱非的转发当然是把这件事扩大了,乔一帆翻了翻,转发里有不少路人,但一个职业选手都没有。再看QQ这里,新生代选手群早就炸锅了,一个两个都在谈嘉世的事情。

他冷眼瞧了半天,最后冒出来当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转发了邱非的微博,跟了一句“胡说八道”。

他记得自己当时转发完,QQ消息提示很快就响了,一打开是高英杰的消息。

“一帆?”高英杰的话看起来很为难,“一帆,我觉得你不要参与比较好。”

“我没事的,”他回复道,“我真的没事。”

“我……”高英杰回得很快,“你——你是不是还嫌被人黑得不够啊?”

“……怎么了?”

“……你去你微博底下看吧……我很难受了。”高英杰说。

他在电脑前呆了一下,随手打开微博,还没看呢就被评论区爆炸的小系统通知给震到了。

他匆匆在自己评论区扫了一圈,心里突突地给高英杰回消息:“小场面,别慌!”

“场面你个头你个头……”高英杰怨念大得快冒出屏幕了,“你好不容易黑子少点了,怎么还干这种给自己招黑的事情啊靠……”

“哈哈哈哈哈……别慌啦,”乔一帆安慰他,“这种事我还是见过几次的。”

高英杰没再回复他,乔一帆震了他两下,那头也没消息。他“嘿”了一声,心想这还真是罕见。

训练完以后他又打开微博看了一眼,自己的评论数已经涨到四百多了。突然涨这么多只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有人在里头争起来了。乔一帆没什么空去看别人争,关了手机就准备洗澡睡觉。对于嘉世正副队的关心,他也只是稍微表示了一下理解;但轮到王杰希,他就犯难了。

“睡了?”王杰希问道。

他攥着手机想了半天,心里很困顿。联盟魔术师的脑筋,不是他这种凡人能参得透的,比如这句“睡了”,在他看来语意就很不明,不知道对方到底等不等着被他回复。

他想了半天决定老实交代:“还没呢。”

“已经十一点半了,如果要保持八小时睡眠,你明天就要晚起,早晨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你不乖啊,乔一帆。”王杰希忽然回了一大串。

乔一帆呆了几秒。

“呜……我很快就会睡的啦……”他回复说。

“你是在想什么吗?”王杰希问。

呃,这要我怎么回?乔一帆又开始纠结了,而王杰希简直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很快回复过来了下一条消息:“在想下午的事?”

“……啊,你看到了吗……”乔一帆想,我还以为你不玩微博呢。

王杰希的微博他有去看过,里面没什么东西,退役了以后更是空空荡荡,谁来看都会觉得他根本不玩这东西。

“在首页看到你发的了。”王杰希说。

乔一帆又是一怔。

这、这话的信息量有点惊人?

他赶紧爆手速打开微博,搜索进王杰希的账号,赫然发现对方居然关注着自己。

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他一头冷汗,颤着手指给对方点了关注。

“一帆?你睡着了?”王杰希的消息又发了过来。

“没没没……我,在听……”

“我那天说了,不关你的事情就不要管。”

对着王杰希的话,乔一帆抿了抿嘴。

“我只是做我认为对的事情而已,”他敲道,“闻理说的话,在对方看来,竟然就只是不承认他的才华而已,可分析一个人的缺点,比敷衍了事地说‘你好棒、你好厉害’,明明更难不是吗?为什么就是不明白。”

王杰希的消息还没过来,他瞥了一眼上方,对方的状态仍然是在线。他想了想,鼓起勇气说了下去:

“闻理的的确确说过他‘你算什么东西’,但是……前辈,你当天应该也有听到我们的对话吧?连小学生都知道,理解语意应该根据上下文,对方明明是在脱离语境说话,却一个两个都没察觉到不对劲,只不过因为陆纯好像被逼得很惨而已,就盲目地同情他,指责闻理。”

“我也认为闻理说话有失当的地方,他语气太冲,没顾忌对方的心情是真的,但不至于像对方所说的那样,是‘侮辱队友’。”

“再说闻理本身,他对嘉世战队所做的一切,难道是假的吗?有眼睛有心的人,都能看出他付出了多少,他的确不会说自己努力,也不会喊累喊不舒服,但不说不代表他什么也不做?不表达也不代表他心里没有感觉?难道因为他平时不表达,因为别人不了解他,所以就能给他肆意捏造形象?”

“现在他又因为这种事被嘉世的粉丝指责,我居然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怕我会为他觉得不值,他爱嘉世,嘉世爱他吗?”

“这些话,”王杰希回道,“没对闻理说吧?”

“没呢……”

“嗯,不说最好。说了他可能要跟你断交了。”

“呃……”

“放心吧,嘉世的粉丝不谈,但嘉世是会爱他的,”王杰希说,“因为这个嘉世和以前那个,不一样。”

“……可是,”乔一帆说,“我觉得他会很难过吧。”

“难过也不会难过很久。”

“啊?”

“你要是不怕早起,我能给你稍微分析一下,”王杰希说,“我们的大脑都有自我保护机制,为了自保,我们会选择自己相信和看见的东西。如果一个人自己想不开,你旁人是怎么敲打都没用的。这就好像……呃,开窍?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可是,”乔一帆插了句嘴,“陆纯的比赛情况明明很糟糕啊……”

“他不是抱怨了吗?自己很努力了。”

乔一帆看了屏幕良久,回复道:“但努力只是很基本的东西而已。只要两嘴一张,谁都能说自己努力,但并不是谁都能拿出成绩。”

“是这样没错。不过这话对陆纯不适用,他可能觉得自己成绩已经够了。”

“……啊,他啊,的确是走读生出身,走到这一步是比很多人都厉害了,但是,这跟他比赛成绩差还是两码事啊?”

“他拎不清啊。”王杰希顺带回复给他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看起来莫名腹黑。

“……真让人不爽。”乔一帆道。

“你不爽什么?跟你没关系。”

乔一帆想了想,说:“我好像只是不喜欢吧……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吗?”

“如果闻理平时多说点话,抱怨抱怨,说说自己很辛苦,是不是会少点人来指责他?”

那头隔了很久才回复道: 

“我看见哭的人我也会心软,一般人看见别人哭,都会心软的;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分辨得出这个人值不值得心软。”

“再说,闻理要真的变成了那样,他还会成为你的朋友吗?”

“……要是大家都能像你一样就好了……”乔一帆揪着被角。

“没人会像我一样,我独一无二。”王杰希答得很流利。

“喂……”

“好了,我要睡觉了。小朋友也快睡吧。”王杰希说道。

对方的状态很快变成了“离线”。乔一帆在床上静坐了片刻,慢慢把身子埋进了被窝里。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他却还是盯着屏幕上王杰希留给自己的那几句话出神。他眼珠转了转,点击屏幕右上角,把王杰希的备注改成了“人参导师”。

这样就很适合他了吧。他想到,把脸埋在被子里快活地笑了。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17 )

© Rondeau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