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全职/王乔】此间的少年(46)

前文→此间的少年(01~45)

连载重开了我就再预警一下,原作向背景,有轻微高→乔,没有修罗场。私设,bug和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作。

46

近两个月来的联盟内一片风平浪静,各家都打得中规中矩,形式一片平稳,以致于半点可称得上有竞争色彩的东西都没出现,直到新嘉世队内拆伙的事给近来势头平平的常规赛添了一笔特殊的注脚。

“哥们现在还敢上网不,一打开都在谈新嘉世,有没有搞错,爱干嘛干嘛,又不是组合成员退团,整这么浩大有意思吗?”方锐一大早就开始刷着微博嘀嘀咕咕。

“这哪是组合成员退团,我看分明是C位出道。”安文逸叼着面包。他刷了一会儿屏,看见乔一帆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

“一帆你现在才起?王杰希已经来了哦。”安文逸说。

“嗯……嗯?”

乔一帆瞪大眼睛望他。

“王……杰希?”

“嗯,他说早点来看看队内的训练情况。”

“苍天啊……”乔一帆登时脸色发白。显然他昨晚光顾着兴奋,完全把王杰希调研员的身份忘得干干净净了。

“看你这表情,我就知道你什么也没整。”魏琛坐在电脑前吭哧吭哧啃着烧饼,边嘴角掉渣边回头损他。

“……我……”乔一帆无言以对。他确实什么都没整,甚至干脆把王杰希要来的事情也忘了。

一想到待会儿要面对的问题,他就感到一阵头大。尽管他业已离开微草多年,但王杰希当年在微草时的余威可还没过去,只要想起这位前微草队长严肃的面孔,他就有种快要胃疼的预感。

“说起来,”陈果拎着拖把从门前走过,随口说道,“王队来得蛮早的,我感觉他好像还没有吃早饭呢。”

“哎?他几点来的?”方锐问。

“六点五十吧好像……”

陈果话音刚落,楼梯口就传来乔一帆“靠”的一声。她一扭头,看见兴欣年轻的小队长脚上穿着拖鞋吧嗒吧嗒地跑下楼梯,砰一声摔了门。几秒钟后,洗手间里传来水声。

“哈哈哈哈哈哈小乔慢点,老王现在罚不了你了甭怕啊!”魏琛在外边拍着手直笑。

乔一帆没说话,他心有点累,惴惴不安地套了队服往训练室所在的楼层走,要不是陈果提醒,差点连鞋都忘了换。

他一边走一面往训练大楼赶,随手点开手机,QQ消息最上栏躺着王杰希发来的话:

“起了?”

“我来了哦。”

最近的一条发送时间在一个小时前。他觉得头脑有点懵,王杰希来这么早干嘛?

他事先从官网上了解过一些调研员的日常工作,感觉那差不多只是一些书记一样的记录或者数据分析罢了。不如说,荣耀官方在工作日常方面给了这些调研员们十分充足的弹性空间,这些曾经在赛场上挥洒汗水的老选手们,并不用在这个位置上有太多的操劳。毕竟他们的工作原则,是不能干扰队长的事务和决策。

“简单来说,就像个顾问。”叶修如此答道。

“那……联盟为什么要在战队身边安插这个位置呢?”

“为了整合吧,战队也是联盟的一部分啊。联盟在给予战队自由的情况下也施予一定的监管,这也是必要的,就像冰雪项目有冰协,足球有足协一样,荣耀也需要有自己的组织。实际上,我们前几年去国外比赛时,就发现国外有不少国家已经有这种组织了,而我们暂时还没有。电竞还是一个很年轻的行业,大家都需要摸着石头过河,连国家体育总局对它了解得都不多,但是他们都知道不能让外行来插手内行事,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内行来管内行了。全国大概也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这个行业了不是吗?”

叶修说到这里,乔一帆笑起来。

“是啊,没有比前辈们更了解荣耀的了。”

而且……也没有比前辈们更了解我们的内行存在了吧。

站在训练三室的门前,乔一帆抽了口气。等呼吸稳定下来,他慢慢推开门。

“早上好前……辈?”

他靠在门边,瞪大眼睛。

“……呃,前辈,你……”

王杰希背对着他,脚边放着一只装洗衣粉的桶。他擦了一会儿窗户,回过头看见乔一帆。

“一帆啊,你起得蛮早的嘛。”

王杰希这人说话时一贯起伏不大,再加上他早早就到了训练室的前提,乔一帆差点搞不清楚他这到底是在批评自己还是表扬自己。

“我……对不起,让前辈久等了……”

“等的是有点久,不过没什么好对不起的,”王杰希说着,把脏抹布扔到洗衣粉桶里,“毕竟咱们没提前约过啊。”

“唔……”他一番话让乔一帆更不好意思了。王杰希挑眉看了看他,也没多说什么,拎着脏水桶往他那边走:

“让让。”

“哦、哦……”

乔一帆心情复杂地望着他去洗手间倒脏水的背影,心里给自己揩了一下汗。

太不应该了吧,我……

第一天就让王杰希给自己打扫起了卫生,乔一帆感到非常惶恐。这种惶恐的心情延续到了接下来的日常事务里。在王杰希的要求下,乔一帆领着他逐个参观训练大楼里的各个房间,这项活动实在没法不让兴欣年轻的队长紧张,尤其是在王杰希驻足沉思的时候。

“你等等。”在二楼,王杰希停了一下。他走进训练室,在第一排主机前观望了好一会儿,又凑近显示屏看了良久。

“这些机器是不是旧了?”他问。

“哦……这些的话,是从……呃,那个,无极战队弄来的……”乔一帆说着说着,胆怯起来。

“……无极战队?是我认识的那个无极战队吗?”王杰希的表情有些惊讶。

“……嗯……对啊……”

“那么老的机器,不要用了吧,Windows都更新好几代了。”

“机器还是不错的,版本也很新,老板娘说还可以再用用。”

“那你建议她换吧,”王杰希直起身,拍了拍手,掏出原子笔在本子上记了两笔,“老旧的机器使用感总归差点。虽然这里是训练营的训练室,但也不能太马虎。”

“好的……”

王杰希低头记着东西,步子跨得比平时大一些。乔一帆一路小跑地追上他,问道:“就这些了吗?”

“还有些别的,”男人揣好笔,继续问,“队内有买保险吗?”

“呃……您说的是什么保险?”

“队员个人的保险。”

“老板娘买了吧……”

“你不知道?”

“……我……不太了解这种事。”

“是吗……”王杰希单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你们有人事部门?”

“唔,伍前辈说早晚要有的。”

“那现在就是没有咯?”

“是的呀……”乔一帆被他问得挠起了头,“不过快了吧。”

“兴欣的青训营已经开了两年了吧?”

王杰希刚问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打住了话题:“行了,我知道了。”

乔一帆虽然没给出明确答复,但他浸淫此道多年,对战队各大事务也了如指掌。在他看来,兴欣战队目前已经初具规模,但是在细节上比起微草这样的老牌战队还是差了不少。

或者更直接地说,乔一帆是在兴欣青黄不接的时候担任起队长之职的。往上,队内可以给他实际支援的前辈只有方锐,往下……

王杰希浅浅地皱起眉头。

往下,没人了。

假如乔一帆有叶修或者王杰希这样的经验,他现在的路当然会走得更顺一些,不仅仅是比赛,还有训练,还有培养接班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每个战队都有相应的培养对象,这直接关系到战队的未来,没有哪个队伍甘愿在荣耀史上昙花一现。

叶修和苏沐橙给你留下的,可不止只有机会啊,一帆。

他当然不怀疑,凭着乔一帆的毅力和努力,一定可以取得不俗的结果。但是如今他在乎的已经不是这个青年能不能变强,而是,这个青年的光芒可以燃烧多久。

魏琛在休息室里的话仿佛还萦绕在耳畔。对职业选手来说最残忍的是什么?王杰希知道,是再也不能拥抱自己所爱的赛场。

经验,意识,这些都是努力能得到的。唯有那种年轻和精力,一去就不会再回头。来这里之前他朝叶修和喻文州了解过乔一帆的训练方式,正因为了解,他才感到忧虑。那种高强度的训练,本身就是对职业选手的消耗。喻文州之所以成为他们这代里在役最久的职业选手,无非是因为他的消耗是他们之中最少的。

但乔一帆呢?他真的非要以这种方式去努力不可吗?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恐怕他的职业寿命不到两年就会结束了,而现在他才二十二岁。二十五岁的黄少天正是当打之年,二十五岁的自己还在世邀赛赛场上横冲直撞,二十五岁的乔一帆,难道只能注定成为围观的那一个吗?倘若在这之前他根本无法完成自己的心愿呢?

没人不想在年轻的时候释放出自己最灿烂的样子,二十岁时就名满天下的王杰希完全明白。他也明白,那正是让乔一帆在寂寞和挫折中持续驱驰向前的最重要的原因。

“一帆,”从训练营出来,王杰希淡淡地说,“带我去看看你们的队内训练吧。”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75 )

© Rondeau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