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盗笔/瓶邪】滚滚红尘(21~24/完结)

21

吴邪大半个身子都被勾连着倒在血泊里,他的右腿被打中了,火辣辣的疼痛炙烤着他的神经,也让他清醒地意识到了一点:他还没死。
他没死,可他周围,那些勾着他倒下去的青年们都不再动了,这些人前几分钟还跟他一起唱过歌,他隐约觉得自己的命是这些人换回来的,所以只有他活着。
周围的枪击声还在继续,跟炮火声交织一处。他半倚着身子,良久才听见身旁的低呼:“吴邪、吴邪……”
他不能动,趴在地上晃了晃神,认出这是解雨臣的声音。
“你他娘的还活着吗?”解雨臣又问道。
“我没死。”
对方舒了口气,不久,语气又紧起来:“结巴子被打中了!”
“什么?”他吃力地扭过头,“他怎么样?我们把他抬出去!”
“肚子上挨了一枪……估计还能撑一会...

【盗笔/瓶邪】滚滚红尘(16~20)

前文→11~15

16

立夏刚过,我在北京见到了霍秀秀和她的丈夫解雨臣。彼时他们正在做馒头,来开门的是他们的儿子,比我稍微小一点,不过也长到了能帮家长接待客人的地步了。
霍秀秀今年七十岁了,人很活泼,脑后结了一个鹤髻,头发还没有白完,解雨臣的头发倒是全白了。他对此很苦恼,手边总是备着一大罐拌了砂糖的黑芝麻,时刻都想着把黑头发吃回来。
听说我的来意,霍秀秀的神色迟疑了一下。这多少叫我有些紧张,担心她会拒绝我。好在她没有,只是神色郑重地问我:“你要把这些事情写出去吗?告诉谁?”
“我只是想知道,并不打算写出去。”我告诉她。她终于满意地点点头,给我削苹果。
“当年我在重庆白云洞,那时候的经历,我一辈子都...

【盗笔/瓶邪】滚滚红尘(06~10)

06

自张起灵把吴邪背回来以后,胖子也好,凉师爷也好,奄奄一息的王盟也罢,加上张起灵和吴邪自己在内,五个人之间开始弥漫出一股异常沉默的氛围。有些词汇被刻意地压低在喉咙里,另一些词汇则会被一而再地提起来,于口头上或者心眼上。
离新年没几天,雪不再下了,只是天气冷得比以前还要厉害,五个人想了想,干脆把子弹里的火药弄出来当燃料。
“当兵的没枪子儿还打什么仗呐。”一顿弹药拆下来,胖子把话给嘀咕了百十来遍;一翻他的脚底,拆下来的却比别人都多。
凉师爷近来也把他琢磨透了,胆子比以往大些,笑嘻嘻地调侃他:
“我看您这拆子弹的功夫可好。”
“去去去,少拍老子的马屁。”胖子瞪了他一回,“你怎么不拆自己的?你拆,你拆!”...

【盗笔/瓶邪】滚滚红尘(01~05)

01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的最后一晚,我的母亲围着围裙,站在灶台旁边,预备煮饺子。雪在窗外头下得很紧,人走上去,一步就能踩出十几厘厚的脚印来。风也刮得很紧,不断地把雪粒子吹打在窗玻璃上,砸得噼里啪啦响。
“都下雪了。”母亲背朝着我剁馅,“人家该不来了吧。你赶紧把桌上收一收,等会儿要腾个地方吃饭。”
“来的吧,那人是当过兵的,比我们都守时。”我哀求她,“咱们也给他腾个位置吧。”
她不接话了,撂下漏勺回过头看我,眼神里似有些无奈。
“我讲好了的。”我怕她不答应,赶紧又补充道。
“这可是你说的。”她重新提起汤勺,拿勺柄指了指我。
我朝她的后背做了一揖,心底也终于松了口气。
趁着她转过身的当口,我继续查看那些被我摊开...

【盗笔/瓶邪】寻秦记(07)

第七章

阿香道完,吴邪兀自慌了神,面上充血,口中只道:“这、这……”

“阿哥莫要怕,世间万物,终有常理。非常之人便走非常之道,老婆子看你面相,大约你与张爷还有段奇遇,只是这奇遇到底能不能成,则未必说得好。常言道‘好事多磨’,磨个千难万难,坏茬儿也得磨成好了,这全看你的造化。”

她娓娓道完,吴邪方知她话里有话,遂低头思就了一翻,抬头又要问,那婆子人却不见了。

“这……”他心下里只道古怪,站起来在游廊内来来回回走了几趟,不见人影。耳边只余戏台上几声唱响,于空中翩然而至,仿若蚊呐之声。他不禁驻足廊边,朝下凝神细看,只见那戏台上万般风情,一时百花缭乱,竟不知从何处落眼。

偏生得那金角玲珑宝塔...

【盗笔/瓶邪】寻秦记(06)

*车走的AO3外链,打不开的可能就是被墙了,大家自行百度寻找翻墙方法……

第六章

三击后,楼梯上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吴邪听着一愣,转眼去看张起灵,眼神里有些错愕。这报春楼位于关中一带的黄沙腹地之中,入眼的都是些青壮汉子,不然就是垂垂老朽,总是师爷似的缚着手,立在围栏边上。吴邪打小就熟这些人,不光熟,还知道这些人通常是走不动路的,那袖笼子裤管子里,胳膊腿都是伶仃细佻的几根根,恨不得连步子都迈不来。

这些人现今都在楼下,离他们很遥远。瞅着兔子嘴的架势,吴邪不太相信他会找个没用的人过来,可——

那楼梯上摇摇晃晃的脚步声,听起来实在轻得过分了些。他心里有点好笑:莫非这兔子嘴怕他疼得狠了,特特儿地...

【盗笔/瓶邪】诡话连篇·卷二:暗夜呢喃|拾贰:无主之地

*这个文里面的设定和世界观都比较庞杂,有一部分是借用的游戏设定或者克苏鲁这样的体系(特指爱手艺大大的),有一部分来自宗教和量子物理学,还有一部分就是本人杜撰了,哪天我会详细说一说它们的。三次元忙碌更的机会不多,本文不坑是我给诸位的保证。

前面改了一些,重PO一下全章。

拾贰:无主之地

(一)

吸纳死魂的巨大黑洞——这么说其实不是很恰当,不过,就在这一刻,我瞬间懂得了最后一幅壁画的含义,并且也理解了闷油瓶无法解释这个入口的原因。坦白来说,就是我自己,到现在依然有些将信将疑,不敢想象那些死魂行走的尽头,就是入口的存在。

这就好比什么呢?好比你在幕布上投影了一道门。现在你站在这道门的门口,...

【盗笔/瓶邪】寻秦记(05)

*特别说一下,按照晚清正确的时间线,同治九年到谭嗣同就义中间还有几十年的时间,与文中对胖子和张起灵等人的年龄设置不相匹配,故而这算是个BUG,还请读者老爷们选择性略过。

第五章

吴邪一扭头,只觉面门上扑来一道劲风,心里立刻打了个愣登。他早先业已在楼上见识过这金牙的本事,晓得他不好惹,右腿一发力便要站起来躲避。哪想他之前跪坐太久,股间为坐姿所压,血气许久不畅,淤结之下竟暂时麻得失了知觉。他方抬起身子,正欲借力支起左腿,便觉自己下盘不稳,顿时一个踉跄,恰好往金牙那厢落去。

那金牙招呼已到,吴邪只听得耳后呼呼风声响,心中暗叫一声苦也,叹到嘴边,竟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小哥救我!”

“锵——”...

【盗笔/瓶邪】诡话连篇·2018吴邪生贺番外:中庭地白

*130年没更新,看到我是不是很激动。

早就该发了,忙三次元的事情忘了补完,对不住小吴(跪。

吴邪生贺番外:中庭地白

(一)

新平这地方狗日的鬼得要命,冬天恨不得揣个炭盆在家窝着,结果刚到三月头上,太阳猛地就毒起来了。我上午骑车去了趟邮局,回来的时候后背都是湿的,衬衫直黏在背心里头,实在烦得要命,走到玄关门口我就耐不住了,一把撂了外套,一边就要脱鞋。脱了一半嗅到鼻子边上一股苦糊味,我心里一咯噔,暗道不好,这是什么给烧糊了吧?

这么想着我抬头想叫闷油瓶,结果就看见闷油瓶抱着一个陶罐子从里间走出来,那味道竟然正是从罐子里散发出来的,我仔细一闻才发现里面不止苦糊位,居然还有点臭。

“靠,...

【盗笔/瓶邪】寻秦记(04)

第四章

此处名为报春楼,名字与这荒镇之景十分地不配,听起来平白多了几分香艳味道。楼顶上镶有一块攒八宝鸾凤镀金镜,外围呈八角形铺开,往下,每一层都以环形分布,而中间留空,底层最中央设一方戏台,戏台两侧斜上方,第二、三、四层,皆有观剧席,现下里正坐满了人。

吴邪心思细密,他一眼望去,便发觉这是京上戏院里才有的景致,随口轻声道:“我前年随我二叔去天蟾剧院……也是这般景象。”

他讲给张起灵听,张起灵并不接话,端着杯子自饮着,不晓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吴邪见他不搭理自己,只得坐在桌前发愣。须臾间,身后不晓得何处冒出来个人,脚下也不声不响,只道:“哎,客官,你可知现下里几时几刻?”

“唔!”他整...

© Rondeau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