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盗笔/瓶邪】寻秦记(05)

*特别说一下,按照晚清正确的时间线,同治九年到谭嗣同就义中间还有几十年的时间,与文中对胖子和张起灵等人的年龄设置不相匹配,故而这算是个BUG,还请读者老爷们选择性略过。

第五章

吴邪一扭头,只觉面门上扑来一道劲风,心里立刻打了个愣登。他早先业已在楼上见识过这金牙的本事,晓得他不好惹,右腿一发力便要站起来躲避。哪想他之前跪坐太久,股间为坐姿所压,血气许久不畅,淤结之下竟暂时麻得失了知觉。他方抬起身子,正欲借力支起左腿,便觉自己下盘不稳,顿时一个踉跄,恰好往金牙那厢落去。

那金牙招呼已到,吴邪只听得耳后呼呼风声响,心中暗叫一声苦也,叹到嘴边,竟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小哥救我!”

“锵——”...

【盗笔/瓶邪】寻秦记(04)

第四章

此处名为报春楼,名字与这荒镇之景十分地不配,听起来平白多了几分香艳味道。楼顶上镶有一块攒八宝鸾凤镀金镜,外围呈八角形铺开,往下,每一层都以环形分布,而中间留空,底层最中央设一方戏台,戏台两侧斜上方,第二、三、四层,皆有观剧席,现下里正坐满了人。

吴邪心思细密,他一眼望去,便发觉这是京上戏院里才有的景致,随口轻声道:“我前年随我二叔去天蟾剧院……也是这般景象。”

他讲给张起灵听,张起灵并不接话,端着杯子自饮着,不晓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吴邪见他不搭理自己,只得坐在桌前发愣。须臾间,身后不晓得何处冒出来个人,脚下也不声不响,只道:“哎,客官,你可知现下里几时几刻?”

“唔!”他整...

【盗笔/瓶邪】寻秦记(03)

第三章

离了桐城,沿着滹沱河往西,不久就到了秦岭的地界。

吴邪被潘子叫起来的时候,天光看上去还没到寅时。他一矮身出了茅棚,随手往满头稻草的头顶刮了刮,口中忍不住骂道:“奶奶的,这荒山野岭连根草木灰都不给老子。”

“大少爷,劝您消停点儿吧,”胖子背着一筒子新造好的白羽箭,从他身旁走过,“咱们这一路儿恨不得趟着尸体过来的,活着就不错了,还要草木灰?”

他一席话噎得吴邪没话讲。

“小三爷,馍馍。”潘子从他旁边上来,递给了他一块冷了的黑面馍。

“哪儿来的呀?”吴邪奇道。

“那小哥去找的……”潘子说完,往西边一道人影处指了指。

吴邪抬头一看,瞅见山崖边上一道颀长的身影,正是张起灵。

“...

【盗笔/瓶邪】诡话连篇·卷二:暗夜呢喃|拾壹:招魂

拾壹:招魂

(一)

说着话间,周围的雾气已经浓郁到了极点,就连离其实我并不遥远的闷油瓶和胖子的脸都显得虚幻起来。

这种情况下,一听闷油瓶说“不止”,我的心即刻就被揪紧了。

“刚刚你和那些东西,产生了‘共鸣’。”闷油瓶的声音听着凉飕飕的。

“共……共鸣?”

“你听见它们的声音了吧?”闷油瓶瞧着我的眼睛,目光有点深沉,“那就是它们的交流方式。”他讲着,脸缓缓转向峡谷的方向,“环形废墟周围的壁画上,画着很奇怪的一幕……我想那些画面恐怕已经指明了进入古彝国墓的入口所在。”

“既然这样,那上面都画了啥玩意?”胖子啐了一口,“他奶奶的,咱们这就冲进去把古彝国王那孙子一锅端了。”

“实际上…...

【盗笔/瓶邪】寻秦记(02)

第二章

“且南边的香炉,五两三钱。”

“你放屁!”汉子听罢,“砰”一声将茶杯掷在桌上,“小破炉子,怎敢要我这些钱?你当胖爷好糊弄?”

“我哪儿糊弄您了,”吴邪摆摆手,在算盘上重新拨弄了一翻,“宣德的炉,汝窑的碟,看在您跟我面善的份儿上,这样,给您打个折,整五两。”

“一文都没有!”那胖子听罢,屈身坐回原处,觑着张起灵道:“这小哥也砸了东西,你怎么不让他赔?”

“非也,不是我不让他赔,是我二叔有求于他,赔钱的事儿,须看他要做什么。如若能相互抵消,那就不用;不能的话,自然有不能的办法。”

吴邪讲罢,下意识朝张起灵看了看。张起灵正对着户外发呆,忽然被点了名字,象征性地扭回头朝吴邪这边看了...

【盗笔/瓶邪】寻秦记(01)

*民国背景的斗文。

第一章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正是应景之时,一切景语皆情语,可他脑海中却倏然又想起前年念叨的一句“天涯何处无芳草”来,当真是意到理不到,嘴角也渐渐浮现出一丝颇有自嘲意味的苦笑。

他这种年纪的人,本是不该苦笑的。

“飞光,飞光,劝你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食熊则肥,食蛙则瘦。”

他本倒骑在自己那匹畜生上,刚唱了几句,就听见身后有人喝到:“站住!”

来者不善。

他吸了口气,慢慢侧过身,果真在谷口望见了一群汉子。他自左而右地将那群汉子数了一遍:刀、刀、刀,还是刀,有好的刀,也有坏的刀,但总归都是兵器。他想,今天这趟门出...

【盗笔/瓶邪】诡话连篇·2017新春番外:无名的档案

2017新春番外:无名的档案

此处点我阅读

K:本次补档到这里就结束了,所有的中长篇我都会打相应的TAG,请朋友们在查阅时妥善使用个人主页的归档和标签搜索功能。

【盗笔/瓶邪】诡话连篇·卷一:荒山鬼影|拾柒:自深深处

拾柒:自深深处

此处点我阅读

《诡话连篇·卷一:荒山鬼影》(完)

【盗笔/瓶邪】诡话连篇·卷一:荒山鬼影|拾陆:缠斗

拾陆:缠斗

(一)

“张……张、张……起灵?”我还没从震惊里缓过神来,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正盯着他的侧脸看个不停,也不知是开心多一点还是惊讶多一点。

那闷油瓶子倒是完全无视我的目光,眉头皱得死死的,我感觉他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人的肌肉会绷紧,无非出于两种原因,要么是他全身都进入了紧张状态,要么就是他准备做某个动作。

老实说这个节骨眼上我也算是把周遭情形给看透了,他现在跟我,两个大男人加起来起码得有个三百多斤重,这么个份量,就这么让根藤子给吊着,怎么着都悬,何况他还只能用一只手来抓紧,这只手还快被那藤子上的刺给折腾废了,别到时候藤还没断他手一松,得,咱俩一个都别想活。

但现在我们要对...

【盗笔/瓶邪】诡话连篇·卷一:荒山鬼影|拾伍:脱出

拾伍:脱出

(一)

争分夺秒这个词不是那么好玩儿的。虽然张秃子先前已经告诉我,这里的时间变得不一样了,但我们没有一个人想要停下来,时间不一样,不过就是快了或慢了;现在慢了那还好说,谁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再快起来?

偏偏这个时候,我们队里的那位女学生又高声尖叫起来。我本来还好好的,被这么一叫,吓得整个人都跳了一下。

“怎么了?”我闻声扭头大喊道,还没等对方回答我,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从我们后边那群反着关节走路的“人”里,突然蹿出了无数条鬼火,阴蓝色的光缠绕在那些“人”的膝下扭动,看得我也是喉头发紧,背后连着头皮一起冒鸡皮疙瘩。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一手扶住车厢壁,一手朝张秃子大喊...

© Rondeau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