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Hannibal/拔杯】Wie Fallen In Die Tiefsee(03)

第三章

今天的钢琴声响得特别长,波涛拍岸的声音从侵蚀崖的下方传来,席卷着冰冷的水汽掀开威尔黑褐色的鬓发。他仍然像以往那样端坐在崖边上,看见乌云在远方密布,海水浩浩汤汤。

协奏曲的旋律是从C小调和弦开始的,大和弦宛如圣彼得堡的钟声,一击一击地敲响。以弦乐组带起的旋律结构被最大限度地拉长,伴以饱满的键音而来,沉厚的琶音里仿佛正孕育着命运的风暴,亟待澎湃如海的情感在其中酝酿出崭新的高潮。(1)

“据说拉赫玛尼诺夫是个愉悦的人,”克莱恩·斯科特在琴音结束时说,“然而C小调第二协奏曲的旋律却令人心碎。”

他讲完,威尔听见了他从胸腔里发出的叹息。

“艺术家有其天生的预感,当他们心情...

【Hannibal/拔杯】Wie Fallen In Die Tiefsee(02)

第二章

新来的先生十分健谈,但看起来很不安。他回忆着方才会面的情景,低声对自己的导师说。

男人过了很久才从案上抬起脸看他,那双铁灰色的眼睛令他感觉到柔软的凉意。

“克莱恩,”等了很久,导师却说了他意料之外的话,“你的胃舒服点了吗?”

克莱恩僵硬了一会儿,脸上也挂着难看的笑容。

“我,还行。”

偌大的书房里好像忽然就暗了下来。他看见那个男人从椅子上站起来,高大的身影慢慢向他迫近。一股被眼镜蛇盯上的感觉渐渐涌了上来,他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右手紧扣在身后的桌沿上。

桌子上应该还有一把裁纸刀的。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他的语调缓慢地变得疏离,“也许你很想割掉我体内的某些部位,比如说胃……...

【Hannibal/拔杯】Wie Fallen In Die Tiefsee(01)

Wie Fallen In Die Tiefsee,德语“如坠深海”。

第一章

汉尼拔·莱克特博士的家坐落在一个令西格尔·海因里希感到十分意外的地方。尽管早些时候他就已经风闻过这位大名鼎鼎的精神病学家的名望和爱好,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莱克特选择的住址完全不符合他那上流人士的身份。在真正抵达莱克特的府邸前,西格尔在心中默默清算了一遍凯恩区住民的身份构成,直到他那辆蓝色的标致在莱克特的门前泊下,他也依然没能在凯恩区找到第二位与汉尼拔·莱克特身份相仿的人。

当然,这样的结果远没有超出他的预料。巴尼亚斯只有——或者说,整个伏尔塔瓦河沿岸,恐怕都不会再有一个...

© Out of Himalayas | Powered by LOFTER